区分左右的标准

区分左右的标准太多,有的甚至完全相反,我只能说我自己判断左右的标准。

我的标准是:
坚持维护个人私有产权的,是右;
反之,不管是意欲消灭个人私有产权的,或者是拿它当牺牲品实现其他理想的,则是左。

依据这个标准,一些在其他标准中看上去属于右的思想,实际仍然是左。

我觉得这个标准优于其他抽象、模糊、混乱的标准,毕竟谁拥有和支配什么物品相对而言更加清晰、简单。

其他标准,比如说自由,相对自由和绝对自由,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以及各种让人糊涂到甚至反自由原则的自由主义,拿来当判断左右的标准造成的混乱够多了;
比如说保守,不同国家、不同历史、不同环境下的参照系不一样,保守的含义可能正好相反;
比如平等,平等和平均,绝对平等和相对平等,起点平等和过程平等,权利平等和财产平等……诸多实质差异很大的平等概念也让人分不清左右的真意。

最后,其实纠结名义上的左和右意义不大,用左和右的标签,容易因为各人界定标准不同而理解不一致,并不方便沟通。
所以看怎么看待个人私有产权并且言行逻辑是否一致就好,大部分情况下足够用了。


政治是什么

布坎南在《自由、市场与国家》中,将政治定义为解决个人评价冲突和个人利益冲突的制度手段,是解决或调停个人利益冲突的过程。
这也是我认同的定义。

有人说,素质低下、没有专业政治水平或者专科知识的民众不应该参与政治活动,跟随高瞻远瞩的政治家、拥有专业知识的精英人士做出的政治决断就可以了。
但如果将政治看作是解决个人利益和评价冲突的过程,因为只有每个人自己对自己的利益和评价最有发言权和选择权,不管他人如何睿智、英明、博学,也无法代替其他人的自我感知和利益评价,因此,个人参与政治活动,是保障自己利益的第一步,只要你还关心自己的利益,就应该参与政治。
主动放弃参与政治的权利,等于放弃为自己利益代言的机会,即使被人坑死了也不要抱怨别人没有爱心,因为维护自己利益首先是自己的责任,不是他人的义务。

当然,很多时候我们也会觉得政治和自己的利益没有关系,这分为几种情况:

一、我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
现在不知道不表示未来永远都不会知道,否则这还真可能与你的利益无关。
为了未来可能遭受到的利益损失,你应该了解更多后再做出选择,如果仍然乐意让他人代为你做出政治决断,比如说你认为获取信息和做出选择的成本高于未来可能的利益损失,那么未来如果真有损失,你也应该早有觉悟。

二、日常所见的“政治”都是高高在上的、动辄上升到全国、全民族、全世界层面的活动,与我的利益密切相关的现实冲突反倒不能通过政治活动化解。
其实无论范围多小,只要涉及到我和他人利益冲突的协调,都是政治。参与政治,恰应该从个人身边的点滴利益开始,这样既有行动的动力也有充足的发言权。
因此,不要把全民公投、直选、普选当作政治活动的全部内容,自下而上、自小而大的自治更有政治意义。

三、政治被视为道德败坏的权力斗争,洁身自好者避而远之。
“公而忘私”的道德口号太深入人心,扭曲了政治活动的本质。
和平、合法地通过政治手段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没有什么道德上的不妥,要避免的是用政治特权暴力侵犯他人自治权利的活动。
当我们明确了权利边界,并尊重此边界内个人或群体的自治权利时,政治就不是只有一种不堪的面貌。


重拾轮滑

至少有15年没有玩轮滑了吧,都不记得最后一次用的单排还是双排轮滑。
最近忽然心血来潮,又想玩了。
一是因为出差窝在浦东城乡结合部,上下班要走一大截,路上也没什么行人,正好可以慢慢滑,顺便锻炼一下身体,速度也比走路快;
一是因为轮滑和跑步比,对膝盖的损伤较小,也没那么枯燥。

反正我的技术也不咋地,不玩平花,一贯谨慎小心,安全第一,也不玩速滑,只慢慢刷街就好。

下定决心入手轮滑鞋加护具后,先在宾馆走廊适应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出门绕着街区转了一个半小时,基本找回了感觉。
两天适应下来,很幸运的没有摔一次,但下楼梯和下坡还得多练练,尤其是路面较差的下坡,无论是 T 刹还是蛇形都挺难受的。

询问买哪一款轮滑鞋的时候,有人推荐玩滑板。
虽然滑板外出不用换鞋,比轮滑方便,可遇到较差的地形,平衡能力强的可以踩轮滑通过,滑板就基本只能提在手里走过去了,而且轮滑鞋可以塞进较大的包里,滑板基本只能插在包里露出一截。
最重要的是,重新找回轮滑的感觉比从头入门学会滑板花费的时间少多了,滑板还是留到以后陪儿子玩的时候再说吧。


转基因争议

关于转基因技术,我无意做科学普及,既没有足够的专业水平,也有更专业的人士做得比我好。
更重要的是,科普不是关键所在。

转基因这个争议问题至少有四个维度,科学、市场、政治和公共关系。

反转基因派在科学问题上有太多妖言惑众、颠倒黑白、捏造谎言的表现,科学事实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
也注定会输掉市场的未来,除非短期内有更安全、更高效的替代技术以更低成本满足粮食需求——如果反转派不同样抵制的话;

而且市场上的失败比科学上的错误更致命。
违背科学,同时受市场欢迎的例子,至今比比皆是;
科学先进而市场失败的,除非有纳税人的钱填补亏空,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个。

支持转基因派的错误则在傲慢自大,以为真理在握就不屑于危机公关,不懂得如何安抚不明真相、容易接受阴谋论和谣言的群众恐慌心理,只停留在责备、哀叹大众科学水平低的层次。
结果,在民众心中,更加反感科学精英的优越感,及其“科学说教”,反而愿意主动拥抱伪科学和谎言。

有的人则只会在愚民加民粹公知和暴权之间作二选一,因为对前者失望,主动欢迎公权力介入,以便能强力推广转基因技术,欲视消费者自由选择权如无物,惹人反感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这两的方唇枪舌剑看着热闹,除了激化矛盾和透支/丧失信用外毫无用处,最终谁都不会胜利,一方不能达到禁绝转基因的目的,另一方应用和推广转基因的努力也会因为越来越多的阻力而进展比预期迟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