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主义者的社会观念

撒切尔夫人最著名的对公共哲学的评论是:
“类似社会的这样一种东西不存在。存在的只有作为个体的男人和女人,存在的只有家庭。”

在2001年的大选中,托尼·布莱尔通过把一种对社区的关注与爱国主义联系起来。着手否定“社会这种东西不存在”这一前提:
“我们虽然欣赏个人的特性,但我们不完全是个人主义者。我们要强调的是,我们相信存在类似社会的这样一种东西;与此同时,我们相信,作为社区的成员,我们既拥有一切权利,也应负起一切责任。让人民以身为英国人而自豪的价值观是存在的。并且,我相信,在这些价值观的基础上,一种积极进步的现代爱国主义将拔地而起。”


——《凯恩斯、拉斯基、哈耶克:改变世界的三个经济学家》

在我看来,这两种看似对立的观点并不矛盾。认识到社会不是物自体或实体般的存在,和承认社会概念的存在及其意义,可以同时成立。
个人主义者完全不必否认诸如爱国主义和族群归属感这样的观念和情感,以及个人之间的社交活动,惟要警惕某种通过暴力强制个人的认识和行动,其混淆的观念置非实在的集体观念(如国家、民族的崇高目标,属于全人类的历史真理)于实在的个体存在和利益之上,又因其自负绝对正确(实际是一种自以为理性、完备的非理性的狂妄认知)而毫无道德意识地鼓吹暴力,唾弃“虚伪、不智的”人道主义。


支持照片语音备注的移动社交应用

近期在整理、上传照片时,突然想到,整理、输入照片的标题、描述太费时间了,而且如果已经忘记当时的心境,事后再回想既可能有偏差,量大了也让人疲乏。

查看亲朋好友的网络相册时,光看图片也容易分心,因为熟人照片背后的故事、感想比平均水准不高的照片更吸引人,而语音可以大大丰富这种信息——顺便还能帮网络服务提升用户停留时间。

数码相机倒是很早就有了语备注忘功能,但有的是专用格式,不适合分享传播,有的是图片和声音文件分离(JPG+WAV),处理、查看、分享并不方便。
另外,抱着相机录音感觉挺傻。
反正至今为止,周围没有人使用过数码相机的这一功能。

不过,这对手机社交应用都不是问题。
拍照就录音加备注然后上传分享,在手机应用上可以做得很方便。
不管文件类型是否专用还是分离,应用自己搞定就可以,这一层面对外不可见,不需要用户操心。

虽然已经有 Vine 这样的短视频分享服务,但录制视频的成本还是比拍照+录音要高。
虽然微信等社交应用能分别发照片和语音,毕竟还是分离的,一则不适合二次传播,二来语音脱离了相关场景,感觉就会差一些。起码在我眼里,一条只有声波标志和上下文割裂的消息毫无魅力,和可视信息结合起来才有足够鲜活的生命。

嗯,是我土鳖了,因为没有用过“啪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