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杀手和精简交互

易信也好,来往也好,第一步就没有拿出足够优秀又不同于微信的功能。如果只是复制一个微信,怎么可能打败已经如此成熟的微信?

微信竞争者首先要定位清楚,是以抢夺微信用户为主,还是以我为主先发展不和微信直接冲突和抢夺用户时间的移动应用。
易信和来往看来属于前者,那么就要不但迎合现有微信用户的核心需求,而且在微信无法让用户满意的方面,还要做得够好,带给用户的好处能够战胜平台社交粘性。
更进一步地,才是结合自己其他方面的服务,提供腾讯无法迅速复制和追赶的能力,比如电子商务、支付、通信等等。
当然,留给支付宝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微信在移动支付上的布局领先很多,这也许是阿里巴巴阵脚大乱的直接原因。

我对微信不满意的地方,随便就能想到以下这些:

  • 语音消息的标注和检索;
  • 离线缓存公众平台消息;
  • 更加开放的分享功能;
  • 更加易用的公众平台发布功能(对用惯了 WordPress 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残废);
  • 更加强大的公众平台订阅用户管理和统计功能;
  • 公众平台的发布规则限制太死,不够灵活;
  • 更多社交互动元素的足够吸引人的异步模式的游戏;
  • 历史消息保存和导出;
  • 更实用的群组功能(还坚持使用微信的最大原因是从宿遗 QQ 群转战过来的群聊)。

微信团队很可能以专注移动场景和保持功能简洁为由,不考虑完善上述方面,我估计也不是典型的目标用户。
而对我来说,微信的竞争者们只要在以上一些方面够优秀,就可以留住我一段时间,蚕食微信占用的时间,直至渐渐取代也未可知。

Aaron Swartz 曾经提过 RSS 3.0 的改进方向,但如果真要用什么东西取代 RSS,我希望是“精简交互”(Really Simple Interaction) 这样的概念,也就是说,读者不止可以通过简洁的格式订阅内容,还可以与服务端进行有限、实时、精简但必要的交互。
在我看来,微信特别是公众平台干的就是类似的事情(如果你把微信上的好友看作是限制更少的公众号的话),即,在移动应用框架内实现精简的信息发布、订阅和交互。
不过微信的发布和订阅渠道都限制死了,交互的能力也极为有限且不适合有大量用户的公众号,而我理想中的应用场景是,只要是支持通用接口格式(包括认证方式,可以看看 OpenIDDisqus 的角色)的订阅/交互客户端,都能够实现 RSS 订阅和微信公众平台交互的综合效果。
你可以想象一下每个网站都可以用成熟软件搭建类似微信公众号的信息发布和交互平台,就像 blog 热潮时到处用 WordPress 建站一样,而不必被微信一家限制住,移动用户也不需要跟着不同的发布平台切换不同的移动应用和帐号。

在此基础上,微信不愿意做或者做不到的功能,也能在通用接口的基础上延伸实现。 比如说,为什么不能像使用微信一样收发邮件呢?没办法,像我这种落后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不但工作离不开电子邮件,还觉得电子邮件才是最好的社交工具,没有之一。
但这没有关系,我能够想到的扩展应用必然拼不过群众的汪洋大海,关键是,只要提供四海通用的平台,让信息发布者们更专注于发布、交互和提升移动用户感知,在不断的竞争下,比微信做得更多、更好的服务总会出现。


如何正义地侵犯私人财产权?

据说私人财产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起码在非社会主义、非公有制的国家中是这样。
但又据说社会公正比私人财产权更加神圣,前者侵犯后者是正义之举。

下面我来教大家几招如何正义地侵犯私人财产权:

正义逻辑之一:
如果我的财产比你少得多,我心中不平,不敢保证我不会用暴力抢劫你的财产,既然我们都不希望社会如此不和谐,你还是乖乖破财消灾嘛,最好用和平的手段以法律明确你该分给我多少财产吧

正义逻辑之二:
现在你的财产比我增加得快,我的财产也在增加,所以到目前为止你的财产权有保护还算合理;
要是未来哪天我的财产变少了,是不是就该打土豪了

正义逻辑之三:
要是有人反对上述逻辑,就是不同情弱者、不讲公平、没有道德的资本主义代言人。


为什么标签系统和全文检索还不够好用?

Web 2.0 概念红火的时候,Delicious、Flickr 等服务如日中天,其使用标签(tag)管理和检索内容的方式也颇受追捧,网站和应用程序纷纷学习。但这么些年用下来,除了 Delicious 之外,并没有觉得标签有多好用,特别是像 Evernote 和为知这样需要保存内容的笔记工具。

一个原因是,不支持组合标签的标签系统就是残废。

第二个原因是,增加标签的人工成本太高,而得到的回报不够。
一篇内容颇丰富的笔记要保证日后能够通过标签分类筛出来,可能要增加5个以上的标签,然而还是有一定几率要靠全文搜索才能定位,甚至可能找不到。

为什么?
因为标签要求精确匹配,如果我增加“米塞斯”、“实在论”的标签,而检索的时候用“米瑟斯”、“唯实论”,必然抓瞎。
于是,一方面,增加标签时要尽量多写,这样操作成本必然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就是在检索时反复尝试,这样就完全体现不出标签系统的好处,特别是还有组合标签功能时,你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标签的筛选落空了。这样,标签还不如全文检索来得方便。

但全文检索也解决不了上述同义、近义词的问题,要是文章内容中只出现“喜大普奔”,你轮换着搜“头顶青天”、“狂喜乱舞”那也白搭。
更进一步,同义、近义词也有覆盖不到的时候,比如涉及“李森科”的文章通篇都没有出现“伪科学”一词,但我们在搜索这篇文章时,不记得涉及的人名,只关心主题,很可能会输入“伪科学”而不是“李森科”,于是一无所获。

所以,大概只有等到程序能够理解自然语言的含义,才能以符合预期的方式检索信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