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照片

又到了用照片总结一年的时候。

今年上半年忙于结婚,活动时间不多,所以有的月份空缺。
下半年入手了 Olympus E-PL1作为主力相机,替换了原来的 Canon G7,除了一开始操作不习惯和最高1/2000秒的快门之外,其他都还算满意——嗯,还有习惯了直出 jpg 也让我错过了几次应该要用 RAW 格式记录的美景……

一月:
排排站
元旦那一天正好看到麻雀们在电线上开会。

二月:
IMG_8293
在烈士公园划船时给一脸臭脾气不好好配合的老天来了一张。

三月:
小球门
雅礼中学的小球门还在使用。当年踢小场地的时候不知道往它身上踢了多少脚球。

六月:

新相机入手之后,出门试机。江边一对沉浸在音乐中的小青年。

七月:
火烧云
在和顺塘边简陋的小饭店吃饭,和来自江苏、四川、北京、长沙的朋友(其中还有失散多年路上偶遇无意之间互报姓名才相认的幼儿园同学)大快朵颐。
和顺的云很壮丽,又正值黄昏,看着天边的云朵由金黄变成鲜红,不留下照片就太遗憾了。

八月:
捞鱼的小孩
束河古镇桥下,当地的孩子很开心地捞鱼。
为神猫我老是喜欢拍捞鱼的小孩呢?

九月:

下班时遇到阵雨,躲在屋檐下避雨。
阴雨绵绵的九月份,橘洲音乐节也是在凄风冷雨中度过的

十月:
刚刚开始红的枫叶
岳麓山上的红叶刚刚开始疯了…

十一月:
弹琴记
可可弹琴记 1
来,看我来露一手!

可可弹琴记 2
我晕,果然好难…

可可弹琴记 3
老师你也来弹一首?

可可弹琴记 4
好神奇!你怎么弹的?!

十二月:
荷花园的夕阳
难得早一点下班,趁还能看到夕阳,赶紧照一张。

其他2010年的照片

09年的照片总结


Vim 中文语法文件

时常用 Vim 写中文文档,希望能够像写代码一样有彩色高亮语法,突出显示中英文标点符号、数字等等,免得白花花的一片(我习惯用暗背景的主题配色,文字默认是白色的)看着晃眼。

去官方网站找了一下相关的脚本,只有 Tomasz Kalkosinski 的 txt.vim 比较接近要求,最大的不足是不支持中文标点符号。

于是一边看语法文件帮助文档,一边在 Tomasz 的脚本的基础上修改,最终弄了一个用于中文纯文本文档的语法文件。

预览效果如下:
Vim txt.vim syntax highlight preview

除了高亮标点符号、数字之外,还可以用来检验单引号、双引号、书名号等需要配对的标点符号有没有正确地关闭,特别是方向相同的引号或者中英文混杂的括号分辨不清楚的时候,靠语法标记出的颜色可以很快定位哪个标点写错了。

语法文件在官方脚本页面下载:
http://www.vim.org/scripts/script.php?script_id=3365

下载后放进 Vim 的 syntax 目录,编辑文件的时候使用 :set syntax=txt 打开语法高亮,也可以默认打开 .txt 文件时自动高亮。

如果对配色不满意,或者觉得和自己的主题配色不搭,可以参考文件尾部的颜色定义自己修改。
如果同时还想要 HTML 的语法高亮,将 txt.vim 中 :so $VIMRUNTIME/syntax/html.vim 的注释标记去掉即可。

我的主题配色是按自己需要修改后的 ir_black,原版请自行 google,我的修改版本可以到这里下载


赵氏孤儿

周末庆祝岳父岳母结婚三十周年,一同去看电影。可是姜文的《让子弹飞》还没有上映,赵本山的《大笑江湖》自动无视,《哈利波特7.5》老人家说看不懂,于是只剩下《赵氏孤儿》可看了…

以下有剧透。

如果只用一句话评价《赵氏孤儿》,那就是“乱改编和习惯性烂尾”。

前面三分之一的剧情(下宫之难和其他事件的综合体)发展让人眼前一亮,几个面熟的配角虽然出场时间不多就纷纷领便当去了,但性格鲜明、有血有肉,而且真有春秋时代特别的梗二愣的风采,虽然和《史记》记载相去甚远,还是可以接受的。

中间三分之一唯一的亮点是貌似小林志颖的小孤儿程勃(即历史上的赵武),可惜在怪叔叔们的影响下最终长残了…

最后三分之一就是一步步坏掉的过程:
屠岸贾提前知晓了程勃的真实身份,大大削弱了最后的冲击力;
程勃的心理冲突没有充分表现;
程勃的身手弱得像待宰的雏鸡,却打了个人肉盾牌的掩护就轻易得手,不愧是肇事孤儿啊;
程婴的目的是要让屠岸贾体会宠爱的是仇家之子的痛苦吗?可是人家倒是从容淡定的很呐;
韩厥的存在是为了活跃气氛的吗?和历史形象的差距也就算了,专门跳出来消解悲剧气氛才是败笔;
最后父子二人突然主动摊牌让人十分意外,本来程勃又一次因为屠岸贾的言行才相信并倒向程婴,可以抓住这个机会从屠岸贾的角度渲染悲剧宿命的意味,结果观众一惊愕,又没戏了;
在程婴承认被公孙杵臼打动之前,观众恐怕都以为他是没来得及说出真相而丧子的吧?主动忍辱负重的好友变成了被踢下鳄鱼池的倒霉蛋小人物,没有自由意志的忠义就流向教唆未成年人为亲人和养父拔刀砍干爹的心理变态…

在最终决战屠岸贾背对二人时,曾经这么问程婴(大意如此):你有什么权利决定他的生死?你有什么权利要他报仇?
那一刻我小小的激动了一下,以为照此发展下去还能够有新鲜的深度挖掘,结果再前进一步,就义无反顾地彻底崩坏了…

最后,看看《史记》中赵氏孤儿故事的精华所在吧:


公孙杵臼曰:“立孤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强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婴出,谬谓诸将军曰:“婴不肖,不能立赵孤。 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诸将皆喜,许之,发师随程婴攻公孙杵臼。 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儿,今又卖我。 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良已死,皆喜。

及赵武冠,为成人,程婴乃辞诸大夫,谓赵武曰:“昔下宫之难,皆能死。我非不能死,我思立赵氏之后。今赵武既立,为成人,复故位,我将下报赵宣孟与公孙杵臼。”赵武啼泣顿首固请,曰:“武愿苦筋骨以报子至死,而子忍去我死乎!”程婴曰:“不可。彼以我为能成事,故先我死;今我不报,是以我事为不成。”遂自杀。


估计陈凯歌认为观众理解不了这种春秋时期风度,所以想要改编出一个“现代”点的版本?
但正是这种直接赤裸毫不拖泥带水的报恩重诺舍生忍辱取义最能打动人,就像电影中提弥明和灵辄的舍身护主一样,为什么轮到刻画主角了,却要舍弃这么好的材料而自己编造一些不合情理的不入流剧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