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橘洲音乐节

这是标题党,因为我只去了第二天的音乐节。

9月22-24日的3天,第二届长沙橘洲音乐节在橘子洲头举办。本来没有兴趣在冰冷雨天去听音乐会,而且感兴趣的乐队不多,但因为免费弄到了23日的票,所以决定去开开眼界,看看本地办的这类音乐节水准如何。

去之前查了一下官方网站和各个社区的活动页面,发现抱怨门票价格、场地、组织不周到和担忧天气的人不少,而且捆绑的沙雕展览完全没有吸引人的地方。

23日下午一直是下雨,从桥头走到橘子洲头一路上冷冷清清,略过比较惊悚的沙雕直接到了现场,发现也就一、两百人在寒风细雨中哆哆嗦嗦,附近的沙地上立着十数个帐篷,路边有卖 CD 、纪念品、小商品、餐饮的店面,比如乡村基…还有多背一公斤的公益活动摊位、涂鸦墙和某楼盘宣传位…
帐篷

表演的乐队比较卖力,没有因为观众太少而放不开。下午时的老赵、阿修罗还不错,后者的出场和鼓动还掀起了不小的高潮。
阿修罗

同挥舞手臂

悲剧的是,乐队轮换、设备调音的间隙一直在放 Queen 的歌曲,我个人觉得还是这几段最给力啊,忍不住跟着一起唱…

快吃晚饭时,脑浊的出场又是一个高潮,身边的摇滚青年们都陷入无意识状态。

我还是没有兴奋起来,除了几段吉他独奏外,对歌词和旋律没有什么感觉,如果光跟着震耳欲聋的鼓声晃动身体又挺傻的。
这个时候雨小了,人也多了,看上去总算有个小型音乐节的样子。

之后是与非门出场。
与非门

摇滚青年们似乎很不习惯从已经热起来的摇滚氛围突然进入电子乐的世界,加上主唱蒋凡在寒风中一边发抖一边唱歌,和长沙老乡们拉家常话又有点多,场面一下子就冷了,甚至有人中途抱怨怎么这支乐队还没唱完。
我倒挺喜欢与非门的表演,《乐园》、《1061》、《正午》都合我的胃口,也许是因为我更加熟悉他们一些?

经过半个小时以上的设备检修+广告时间,木玛乐队出场。我不清楚国内摇滚乐队的情况,看样子木玛很火?而且随便说一些牵强附会的言论也有一群人跟着叫好,诸如“现场音响设备老是出故障,就像中国摇滚的现状一样”——我还以为他们是在自省呢。
好在气氛重新活跃,摇滚青年们在拥挤的人群中玩起了火车接龙。
开火车的小青年

可能是音响设备问题影响效果,听了几首之后觉得兴味索然,于是走路回家。之后的痛仰和汪峰我也不想跟了,在风雨中站了几个小时腰都在痛,他们的魅力还没这么大。

最后说说对活动组织的看法:
1、沙雕展览完全没有必要一起办,提高了门票价格导致以学生为主的观众数量大减,现场饮食很贵又不准观众带水入场(据说热水4元1杯),学生观众可以充分体会饥寒交迫或挨宰的感觉;
2、下雨天应该发放一次性雨衣;
3、音响设备问题影响很大,浪费所有人的时间,不能够一再出现;
4、LCD 屏幕和旁边的小投影根本就没有发挥实质作用;
5、要多想办法制造气氛,现在感觉就像放观众进来任其自生自灭;
6、据说场地大小和音响比去年差,加上天气如此糟糕,搞不好下一届就没了…

旗帜


MinimalWall

你信奉“保持简单”的信条并且时时事事遵循吗?那么 MinimalWall 应该合你的胃口。
它的目的就是设计简洁至极的桌面背景图,让纷繁复杂的桌面背景精简到只剩下舒适的单色、简短醒目的文字和图案。

想法非常不错,设计出来的壁纸也挺出色的,但我体内的恶趣味之魂又在燃烧了,所以自己也来做几张吧(为了能够实际使用,还是有所保留的)。
没有装多少中文字体,大部分用的微软雅黑。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一共有30多张,就不全部放出来了,只有1024×768分辨率的,要更大的图片请自己改 AI 文件。
Illustrator 文件和大图打包下载
大图相册


电梯的可用性

Datou 在《电梯的可用性问题》中提到“经常会发现有人按“↓”,他不是要去地下车库,他想让电梯下来,进入电梯之后他开始按想去的楼层,但是电梯往下走,没去他想去的地方,他很茫然。”

类似这样的情形我也看到过多次,通常是使用者正在干其他事情(比如接电话)时发生的,他在那一刻想的不是要“去下面的楼层”,而是想“控制电梯下来”载人上去,如果不是正忙着其他事情,根本不会搞错。也许,这说明电梯的操作方法还是经过学习和适应养成的,到了非常时刻,便会败给最直接的下意识。

Datou 提出了如何优化电梯可用性的问题,我的想法是,冗余的信息是扰乱用户的原因之一:
用户关心的不是电梯在哪一层,也不必要计算出和他所在楼层的相对位置,他只需要关心电梯离自己有多远(其实关注的是电梯多久可以来到这一层,但是时间不好估计,除非电梯控制中心能够知道所有等待和使用电梯的人的目标楼层)。

比如说,用户在6楼等电梯时,电梯正从1楼向上走和电梯正从11楼向下走,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他只要知道电梯正在向他走并且还差5层楼的距离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被更多的定位信息烦扰呢,电梯检修人员开门检修的时候才需要知道这些吧?

效果图就是这样的:
Photobucket

但是仍有几个问题:
1、挑战长久以来的使用习惯。
不管原有的设计如何不合理,只要大多数用户已经习惯了,那么任何大的改变都可能失败,何况目前电梯的操作相对已经很合理了。

2、用户可能被信息缺失恐惧感打败。
即使不知道电梯所在楼层不是什么大事,用户还是可能因此惊恐抓狂,捶打着墙壁哀嚎,带着哭腔质问:电梯怎么弄丢了?!

3、并不是完全没有损失。
通过楼层数字显示可以(让用户以为能)估算出到达的时间,用进度条就不好估算了,因为没有与现实对象的映射。
如果用文字告诉用户进度条上的每个进度格指代的是楼层的差距,那么习惯了楼层用数字展示的用户还需要重新学习和适应。

4、电梯从楼下跑到了楼上,却不在本层停下,进度条该怎么显示?
这个问题好办,进度条增长到还差一格就不必动了,如果电梯继续远离,进度条就可以缩了。

5、不同楼层的进度条要统一。
要么外观统一,进度格数量一致,这样进度格与楼层数就不是一一对应了;
要么外观不统一,顶楼、底楼的进度条最长,中间楼层的进度条最短,但建设成本会提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