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 秀是不是在骗钱?

QQ 秀是不是在骗钱?
按照 Datou 的说法,QQ 秀是明码标价,不存在欺骗行为。

但是,为什么我一打开 QQ 聊天窗口,我自己的布衣 QQ 秀就一定要出现?
并且只能暂时收起侧栏,找不到今后不再显示侧栏的设置。下次打开聊天窗口 QQ 秀仍然会出现。
QQ Show

即使彻底注销掉 QQ 秀,也会有空白的鬼影形象占用侧栏空间。
Photobucket

而且还是不能永久取消,至少在我的 QQ 2009 Beta (375) 版本上和官方页面找不到设置的地方。腾讯官方的答复也是无法永久取消。
QQ秀答复

免费赠送加多了盐的面包,然后在旁边摆摊卖矿泉水,这种行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我想,“体验经济”不应该包括“必须体验”的体验吧,至少当我不想体验的时候不要来烦我。


爱足球还是虚荣

作为铁杆法国队球迷,此次深以法国队附加赛第二场的晋级过程为耻。除了神勇的 Lloris 和差强人意的 Anelka,这场比赛的法国队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小组赛后段的复苏被打回原形,06世界杯之后的痼疾依然还是痼疾,未成形的战术仍未成形,依我看不如被淘汰出世界杯之外,让多没内裤早些走人,安心完成新老交替换血和新战术体系的重建吧。

我不知道某些号称是铁杆球迷的人,爱的究竟是足球还是只是虚荣。
为了给自己喜爱的球队和球员说好话,他们可以公然称赞暴力、作假,将竞技体育公平竞赛的原则视若无物,而只愿意接受竞技体育的荣誉。

无论是北京国安夺冠过程中的闹剧,Evans 恶意飞踹 Drogba,还是 Henry 故意手球停球助攻帮助法国淘汰爱尔兰,都可以看到护短的球迷无基本的是非观念,维护甚至称赞本应是耻辱的行为。

假如到处都充斥着这种势利的球迷,假如足球彻底沦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运动,足球作为一种“game”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假如所谓的球迷将足球运动本身的乐趣排在第二位,只看重最后的结果,大家还是打开 FM 直接调出球队或球员的历史荣誉或者靠数钱来满足自我算了。


Elo 排名系统

看到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世界足坛埃罗排名系统(The World Football Elo Rating System),尝试研究了一下这个足球排名系统:

Elo Rating System 根据评价值进行排名,评价值的计算方式如下:

Rn = Ro + K × (W – We)

Rn 表示新的评价值

Ro 表示原来的评价值

K 表示比赛的权重,如:
世界杯决赛圈比赛,K取60;
洲级杯赛决赛圈比赛取50;
世界杯和洲级杯赛外围赛取40;
其他锦标赛取30;
友谊赛取20。
根据净胜球数,K 值还要进行调整,增加的比例为3/4 + (N-3)/8,其中 N 为净胜球数。
如世界杯决赛圈比赛净胜3球,K=60 × (1 + 3/4 + (3-3)/8) = 105

W 表示比赛的结果,胜取1,平取0.5,负取0

We 表示预期结果,计算公式为:
We = 1 / (10^(-dr/400) + 1)

dr 表示双方排位的差距

如果不嫌复杂的话,完整的公式可以写作:
Rn = Ro + K × (W – 1 / (10^(-dr/400) + 1))

以今天凌晨法国队客场与爱尔兰的世界杯外围赛附加赛为例,假设爱尔兰队以3:1获胜:
法国队目前的评价值是1856,排名第10;
爱尔兰队目前的评价值是1742,排名第27;

世界杯外围赛附加赛净胜2球的权重分 K = 40 × (1 + 3/4 + (2-3)/8) = 65

法国队的新评价值计算如下:
Rn = 1856 + 65 × (0 – 1 / (10^(-17/400) +1)) = 1822

爱尔兰队的新评价值计算如下:
Rn = 1742 + 65 × (1 – 1 / (10^(-17/400) +1)) = 1773

假如其他球队今天没有比赛,则爱尔兰队可以升至第18位,而法国队会跌至第14。

Elo 排名系统的排名看上去未必就比 FIFA 世界排名靠谱,比如现在这支中国队竟然排名可以高过塞内加尔、南非、乌兹别克斯坦、伊拉克,实在是没有天理。


对话是可能的吗?

09年中文网志年会和“我在中国(CoChina)”明天会有一个同步进行的活动,探讨“网络是否真能成为理性对话的公共空间”:

互联网诞生四十年,很多人认为它开创一个新时代的标志之一就是提供了人和人之间可以自由沟通的公共空间,在这里差异得以存在,不同立场、不同观点的人能够进行交流和沟通,经由对话共识逐步达成。然而现状并不那么乐观,看看博客、论坛后的留言便可知有多少人是真正读懂作者原文后才发表意见。和传统媒体相比在网 络发声太过容易,而人们又被压抑得太久,于是喧嚣之中大家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却没有人在乎别人究竟说了什么。
正如时评作者梁文道在《人人都是作家,但却没有一个读者》一文中所讲:“在一篇一万字的文章里看见一句令我不满的话,忘记剩下那部分吧,我要写一篇两万字的回应来批判它。我为什么要耐着性子看完那 篇东西呢?我为什么要深入甚至同情地理会它的真正含义呢?它只不过是我用来表达自己的机会和借口罢了。”

网络是否真能成为理性对话的公共空间?CoChina第五场,将在香港(亚洲博客节)和广东连州(中文网志年会)同时举办,邀请宋以朗、朱大可(香港会场)以及胡泳、杨恒均(连州会场)等与大家共同探讨。

在明天的正式讨论之前,我想从一个不同的角度谈谈自己的想法。

第一个观点,绝大部分人在传统媒体掌握唯一话语权的时代,根本就没有途径发表自己的想法,不仅没有他们理性对话的公共空间,甚至连非理性表达的空间也没有,对少数精英人士来说在公共空间的理性对话才是可能的。
所以,尽管我们现在问“网络是否真能成为理性对话的公共空间?”,但不能因此就误认为网络时代的交流是在倒退。

第二个观点,在线互动交流有书面媒体不具备的实时性,而没有当面交流的现场感,它的形式决定了对对话者的要求与传统方式大为不同,快速的提炼、搜索、收集、组织信息和精炼、准确的表达成为网络时代严肃对话者的必备能力,只是现在的网民,特别是在传统领域仍能呼风唤雨的精英,大多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所以,理性对话的困难可能是暂时现象,等到自然淘汰掉一批跟不上时代的知识分子,情况或会有改观。

第三个观点,网络上任何个人都已具备了个人媒体的身份,但他没有传统媒体和网络大型网站的影响力,他的影响力来自于后者和其他个体的转载、加工,他可以是信息的源头,但无法控制信息的传播,倒是要迎合这些广播转发渠道的偏好才能使自己的声音传播得更远;同时,个人作为媒体还没有传统媒体自律的意识和监管的环境。在人性虚荣、贪婪、虚伪等特质的推动下,当非理性的声音为主流所爱时,愿意倾听和能够坚持理性对话的个人将十分稀少。
所以短期内,理性的公共对话不仅是困难的,而且还可能越来越没有空间。
但我相信,当网络成为最主要的对话渠道和第一媒体,当整个社会的信息流通、知识共享和智力交流活动不得不以互联网为主时,网络作为理性对话的空间就会水到渠成,因为现代社会正常运转和发展的需求必然要求有这样的对话空间。


云输入法启示

搜狗发布云输入法后,正面的赞扬主要有:
1、跨平台;
2、无需安装;
3、识别率高,整句输入有优势。

但刚刚推出的产品问题也不少:
1、只能在浏览器中使用;
2、浏览器地址栏、部分网站文本区域无法使用;
3、与传统的本地输入法软件相比,实用功能差太远,如模糊音、自造词、快捷键自定义等等;
4、响应速度慢,没有流畅的感觉。

虽然还达不到取代本地输入法的程度,但不可否认这个产品很有想法。而我最看重的是,云输入法这种模式也许正是整句输入法翻身的好机会。

目前中文输入法主要分为两类:
整句输入法包括微软拼音、智能狂拼、黑马神拼、自然码等,其哲学是:让用户在输入一个整句的时候不用打断思路,一次性输入整句文字的拼音再做后期调整,最终目标是几乎不用调整;
词组输入法是主流,包括智能ABC、拼音加加、紫光华宇、搜狗、谷歌、QQ等,其哲学是:以词组或词组群为单位输入,保证用户能够最快速的选中正确的词组。
两者在技术上的根本区别在于语料库的处理和整句算法。
词组输入法通常只需要关心词组的使用频率,即使有上下文关联功能也比较简单。而整句输入法的算法更接近人类的自然思维模式,但依靠庞大的语料库、用户整句输入历史数据分析才能得到可以接受的结果——这就导致整句输入法的体积非常庞大,智能狂拼曾经要用一张光盘装,自然码使用的黑马神拼语料库在200MB 以上,微软拼音也有将近100 MB,这大大影响了整句输入法的普及,语料库体积和整句正确率成为了整句输入法的基本矛盾。

而依照云输入法的思路,整句输入法完全可以将语料库的存储、用户语言习惯的分析交给服务端完成,客户端只是一个输入输出的界面,或者是断网时可以满足基本需要的词组输入法。

于是,将只剩下一个问题要关注:用户隐私。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