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结

杭州飙车案的新情况出来了
1、双方家属签订113万赔偿协议
2、杭州飙车案肇事者胡斌以涉嫌交通肇事罪被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于是许多人说,看来是人民输给了人民币,协议一签订整个事情等于已经结束了,谭卓的父母用网民的声援做了谈判要钱的筹码,最终倒让胡斌逃脱了更加严厉的制裁。

但是我要说,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整件事情还没有结束,切不可以这么早就放弃进一步的关注。

首先,我们应该继续责问的是,杭州市的交通管理部门、上级政府部门的责任谁来追究?
在此次事故之前,杭州的飙车族可谓全国知名,这几年杭州也出过数起飙车致人伤亡的事故,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这一次才有市长发话“对肇事者要依法严处”,要“彻底解决违法超速行驶问题”?
如果谭卓的死仅仅只在杭州范围内引起轰动,他的父母是否连113万也得不到?其他的市民是不是仍然不能指望违法超速问题得到解决?
杭州违法超速现象次数多时间长,不能只有飙车的富二代们的责任,养成了让飙车者能够肆无忌惮的环境,更应是管理者的责任,政府的直接管理部门和上级领导部门是不是有不作为的情况,是不是有失职的情况?我希望市长大人等等不能够靠着“痛下决心”之类的批示扮红脸讨好,应该有人为此受到处分和撤职才对。让肇事者成为唯一的靶子,就等于管理者逃脱了责任,如此下去,只会有更多的胡斌和谭卓,永无安全的斑马线。

第二,今后杭州的违法超速行驶问题解决情况怎么样?谁来评估,谁来监督?
如果毫无改善甚至更加恶化,如何追究管理部门的责任?
如果政府文过饰非,美化政绩,如何揭穿?
这都是需要继续追踪的。

第三,如周曙光所担心的,这113万会不会实实在在到谭卓父母手里,会不会成为缓兵之计?
当网络上的愤怒渐渐平息下来之后,还有人去关注谭卓的父母应得的补偿到手了吗?

然后,我也要批评一些不合适的行为和观点:
首先,不应该为了113万的协议责怪谭卓父母,这应该是他们能够得到的最大补偿了。
就算胡斌得到重刑惩罚,对他们来说又算什么实质的补偿呢?彰显了公平与正义,于他们而言有什么用处呢?他们的儿子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相比之下,113万——也许还买不起一套房子——起码能够让他们今后的生活稍微好一点。
请不要强求他们必须为了“公义”而牺牲,公义不是其他人靠动口动键盘倒让两位老人冲锋在前不下火线来实践的。

其次,网络民意不能代表法律和正义。
可以表达愤怒、施加压力,要求完善交通肇事的法律,但请不要被带入“仇富”的陷阱,更不要动辄就说枪毙、打死、偿命,追求公平和正义不是把民众眼中的恶人统统枪毙这么简单的。

最后,要对长期结果有信心,不要因为短期内的各类事件的结局无法完全达到期望值而认为网络舆论毫无用处,滑向犬儒主义和虚无主义。

总而言之,希望网络舆论监督能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式的民意爆发,变成持续保持影响力地追踪重点问题,间接促进法治环境的实质进步。


足球献祭学

麦蒂赛季报销 火箭21胜8负
老穆赛季报销 毙掉开拓者
姚明赛季报销 打懵湖人
下一个谁来牺牲一下

前几天特爱蚂蚁在 twitter 上感慨火箭队的神奇,可以不断砍掉队员来增加功力。
但事实证明篮球界是黑暗的,付出未必有收获,接下来的比赛火箭立马被操得太狠几乎再起不能,可见即使绞死阿德尔曼也未必能够打入总决赛;
而足球界就不同了,只要比你的对手心诚,用伤病和红牌将球队灵魂献祭出去,自然就会得到命运女神的垂青。

不信请看我举例证明:

90年世界杯,阿根廷人大吼,我们献祭了主力门将蓬皮杜,谁比我狠?遂一路杀到了决赛。决赛之中还补领红牌两张增加保险。
结果贝肯鲍尔轻轻说了一句:我们连鲁梅尼格都牺牲掉让他退役了…于是马拉多纳崩溃了

92年欧洲杯,丹麦人对南斯拉夫人说,朋友,您想见识一下黑暗兵法的奥妙吗,请借项上人头一用…

94年世界杯决赛,巴乔站在了点球点上,当他环顾球场作最后的运神时,赫然发现了一直被佩雷拉按在了板凳上的拉易…在那一刹那,小辫子腿软了…

96年欧洲杯,福格茨把德国队的球员都拿去献祭,替补球员只有卡恩和比埃尔霍夫没有受伤和停赛,所以他们神奇的金球制胜。

98年世界杯英阿大战,贝克汉姆一脚钩倒西蒙尼,霍德尔苦不堪言:年轻人就是没经验,你看到过特羊有撩腿的吗?

98年世界杯,杜加里拉伤大腿后,齐达内觉得还不保险,于是主动申请红牌,半决赛牺牲了布兰克,决赛又献了德塞利。

98年巴西献祭了罗马里奥和大儒尼尼奥。独狼在新闻发布会上泪流满面:牺牲咱两个,幸福千万家。
但是巴西人万万没有想到,法国人连组委会主席萨斯特都送去当祭品,还补了一个被足球流氓打伤的内维尔,扎加洛甘拜下风,老泪纵横…

2000年欧洲杯的南斯拉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每次吃到红牌,本来软塌塌的他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
小组赛第一场对阵斯洛文尼亚,第60分钟时,0:3落后的南斯拉夫果断的让米哈伊洛维奇红牌下场,然后他们就华丽的追回了3个球…
小组赛第二轮,南斯拉夫领先挪威后被凶残的挪威人蹂躏得快要支撑不住,眼看比分要被扳平。
第87分钟,凯日曼同学替补上场,教练几乎是在恳求了:一定要在5分钟内完成任务啊!
凯日曼一脸不屑:让你看看什么叫作专业巫师!
结果只花了44秒他就把自己献祭出去了,然后南斯拉夫人顺利保住了3分…

2000年欧洲杯,布冯用巫毒教的秘法割伤自己的手指韧带,保送托尔多当上正选门将,半决赛荷兰对意大利时,赞布罗塔挺身而出吃红牌,于是荷兰人流下了苦涩的泪水。
里杰卡尔德:早知道我就上场吐口水了!

02年本来法国人已经献祭了齐达内和皮雷,小组赛还附送一个亨利,没想到地中海忍不住要上场,结果功亏一篑…

02年世界杯:
阿根廷:啥?
法国:我们献了齐达内但是他回来了;
英格兰:我们献了贝克汉姆但是他也回来了,好在还牺牲了杰拉德和内维尔;
西班牙、意大利:我们献了卡尼萨雷斯,我们献了因扎吉,但韩国人牺牲了李东国,李东国诶,他哪位啊?
德国:代斯勒不够?那补上巴拉克够了吧?哈哈哈哈
巴西一脸淫笑:不要以为你赢了!老子炒掉了莱昂纳多和卢森伯格,废掉罗马里奥还嫌不够,又献上埃莫森,哼哼

04年欧洲杯决赛,斯科拉里问助理教练:希腊人献祭了谁?助理答道:卡拉古尼斯和尼克兰迪斯。
斯科拉里闻言大感欣慰:无名小卒嘛,随便打发一个去献祭吧。
于是令旗一挥,米格尔受伤下场。岂料最终是希腊人笑到了最后。
斯科拉里抓狂:歪,歪,歪啊!
雷哈格尔:咱庙小但是心诚啊,我们都废掉了卡拉古尼斯,你怎么也该献个德科吧。

06年世界杯前的友谊赛,多梅内裤拍了拍西塞的肩膀,西塞同志,与中国队的友谊赛是最后一场了,你看咱们生产队最近点比较背,这次就要委屈你了…
西塞激动地握拳:我一定用身体报答组织上对我的信任!再说反正已经断过一次腿了…

06年世界杯,欧文泪洒绿茵,手机安慰说:放心,乡亲们都已经转移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小胖吧。
那边厢,小小罗递上锦囊:教练,小胖办事不牢,我有一计让他们的献祭黄了…同时眼睛在卡瓦略的脐下三寸瞄啊瞄…

06年世界杯淘汰赛,意大利苦战澳大利亚,马特拉齐怒吼:我不去板凳谁去板凳?!…
赛后,里皮、托蒂、格罗索、亚昆塔排队给吃到红牌的马特拉齐敬烟。
马特拉齐点了三支烟,遥祭亚平宁方向,口中默念:马尔蒂尼今天生日快乐…
马尔蒂尼:老子还健在,老子才25岁,老子还可以拿冠军杯,老子还要再活500年!

06年世界杯决赛,齐达内见机不妙,一头撞倒马特拉齐,只见后者躺在地上揉着胸脯奸笑:太迟了,太迟了,你以为维耶里的受伤,德罗西的停赛,扎卡尔多的乌龙和我的红牌是白白献祭了吗?
扎卡尔多当时眼眶就红了,多梅内裤扼腕长叹:半决赛那个空门都没顶进去,菲戈你丫太不给面子了!特雷泽盖一声“我操”,当时就傻了

08年欧洲杯,此前只要健康就必定参加大赛的Raul脱下球衣躺在了阿拉贡内斯的祭坛上,老帅老泪纵横:西班牙人民会记住你的。


来来,往往

往者不可谏

南桥在《那草·那人·那病》中批评美国的农业和种植模式,怀念传统的农业模式:

其农业是高能耗的(一块钱食物起码含五毛钱的汽油钱),其养殖是不人道的(比如残酷的工业化农场),其研发是反自然的(比如转基因)

高能耗的模式确实是有很大的问题,但把不人道和反自然作为美国模式的罪名就有些感情酝酿过头了。

把自己代入工业化农场中的动物当然是很不好受的,然则若幻想自己是普通一猪一牛一马一鸡,沐传统养殖业之恩,不也是囚于方寸之中,餐餐争夺槽食,密闭、耕作、乘骑乃至甫一降生即骨肉分离生死相隔,不也都是摧残肉体兼折磨精神么?顶多是五十步和一百步、不人道(兽道)和更不人道(兽道)的区别,有何资格拿“不人道”来指责呢?

而“反自然”就更加站不住脚了,传统农业的施肥育种、深耕细作、灌溉圈养、嫁接轮作就不是反自然了?
我们以为传统农业是“自然的”,无非是传统农耕的历史更悠久一些,给活不过百年的人类带来亘古不变的错觉,其实只要把考察历史的尺度放大到整个人类历史来看,相对于更加原始的渔猎采摘甚至茹毛饮血的生活生产方式,传统农业根本也是大大的违反自然嘛。
即,当传统延续的时间让人类遗忘了什么是真正的自然后,本质上应该有所不同的“反‘反自然’”与“反‘反传统’”就重合了。

所以,与其说南桥(或者其他有相同观点的人)是反对不人道、反自然的生产方式,不如说是本能的反对以“美国模式”为代表的这种与传统差异巨大的高速变化。
这种无法用一生时间去检验利弊的巨大变化让习惯了几乎千年不变的模式的人们感到无法理解、预测和控制,而面对变化无力控制的局面又引起本能的恐惧,于是任何新模式带来的任何问题都可以引发人们对“过去的好日子”的怀念和回到传统模式的感慨抒情——毕竟,还是无数前人经过了千百年小白鼠试验后固定下来的生产方式才能让人放心,我们这一代何其不幸要经历这一场天翻地覆的巨变呢?

来者犹可追

若是五百年之后能回头看看今天的这个时代,大概会发现这是一个大转折的历史时期:
物理学、生物学、医学等等领域的大发展,电力、石油、核能、计算机、互联网、宇宙飞船、无线通讯的出现和应用,世界大战、大屠杀、冷战、污染、全球性的经济危机等等天灾人祸,相互影响着将人类和人类社会推向一个不可知的全新的未来,速度之快变化之多势头之猛,历史上前所未有。(耸人听闻的说,连生物学意义上的演化都有可能被加速,若干世纪后的后人们估计要惊讶于现代人类竟然可以生活在地球上了——“他们会害怕辐射也!”)
生在这样一个时代,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未来的变数无限,我们又可以猜中多少,接受多少呢?


面目全非赛先生

五四前夕随口说了一句“德先生还被堵在门外,赛先生给放进来揍了个面目全非”,有同学表示没看明白,前面半句就不用多说了,后面这一句看看时事新闻就能够理解。

比如说地震中倒塌房屋的质量问题,比如说70码的认定(警方透露讯息的说法有很大的问题,如果处理得当的话,其实70码本不应该成为一个热门词汇),比如说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重大疫情面前说一些不负责任未经证实的话,比如说杨永信以治疗网瘾为理由进行虐待,都何曾真正讲过科学了?当是非和真伪一点都不重要的时候,赛先生能有什么用呢?连佛龛都不如吧。

救死扶伤杨永信,安全驾驶我胡斌;
药到病除卫生部,质量过硬无钢筋。


猪流感的起因

猪流感闹得人心惶惶,连 Twitter 那著名的 Fail Whale 也有了 Fail Pig 版本了:
Photobucket

那么猪流感的起因是什么呢?据不靠谱分析,最有可能的原因如下: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你看,它正在甩着哈喇子在空中飞呢!

Photobucket

同时,我们坚决反对将猪流感的起因栽赃到国人头上的行为:

Photobucket

注:猪流感正式称呼是甲型H1N1流感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