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中的打火机

本来很有冲动为手头的这个 PHS 山寨机专门写篇文章,让大家看看其惨绝人寰的功能和人机界面,但越是折腾就越是心寒,最终我对全面剖析它已经绝望了…

以下仅列举出几方面:

1、号称音乐手机,面板上书 Music Phone,包装盒号称“64和弦/真人真唱”,还有不规范的专用 USB 接口。
结果呢?USB 口仅能用于充电,电脑无法识别,导出/导入数据/音乐就不用想了。
这也罢了,称的上是音乐的铃声只有茉莉花、笔记、山路十八弯、好姑娘、你到底爱不爱我,其中前两首还是 MIDI…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它根本就没有提供音乐播放器?

2、输入法虽然比较齐整,但是无法调整默认输入法,也就是说,即使在同一个窗口中填写不同条目的内容,只要是要求输入中文的,一切换过去永远都是拼音输入法出来…
后来在输入联系人名单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这是在暗示我最好在现实中把联系人统统都干掉以便精简操作。

3、你相信吗?设定每日闹钟时,你能够选择的只有闹铃的时间和铃音,而且只有一组闹铃。

懒人模式重复响铃?你够本找不到开关在哪里!更不用说调整间隔时间和响铃次数了
于是早上的时候每隔一分钟(!)我就被闹铃骚扰一次,而且至今不知如果不手动终止,它会响铃到什么时候…

4、玩游戏的时候,按下右软键是返回上级菜单。可是它既不会询问你是否真的要退出,也不会为你保留游戏状态,直接就中断了,返回之后一切归零,成功的营造出了一种恍然如隔世的感觉。

5、增值服务中有腾讯 QQ 之类的子项目,如缘分交友、快捷菜单等等,但是无任何说明,恕我鲁钝,我无法光从名字就理解其全部服务的深刻内涵
尝试着点击,出来的信息只有“提交成功!”
可但是,但可是,
提交了什么?
提交给谁了?
提交了又怎样?
为什么要提交?
这项服务究竟是什么东西?
没有人回答你。
除了几分钟后发过来的一条要你确认交钱的短信…在对你的理解能力进行嘲笑之后最终来一个附加伤害。
如果是在移动公司没有整顿 SP 之前这样操作,我会不会亏死?

6、电话簿群组管理…
对不起,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参透电话簿群组管理的奥义,它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7、很让人意外的,在 PHS 终端最有竞争力的“电池续航能力”方面,它也是软蛋一个,2天时间就变成只有1格电…是我见过的电池最差的 PHS 终端…

最后是外观,看上去还是不错的,轻便小巧:

生产商是深圳天耀科技有限公司,型号是 F35E,可能因为是限地区销售,这款型号的机器并没有出现在它的产品清单上。

不要问我为什么手上会有这一款机器,这当然不是我选的。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人品,但一定要相信我的品位!


友种

很久没有写杂谈了,现在有了 Twitter,真是方便偷懒啊——其实主要是怕把已经 Twitter 过的内容又拿到 blog 上说,会被大家打…

1938年10月26日,陈嘉庚在新加坡发了一封电报给重庆,阐述自己的参政提案:一、日寇未退出我国土之前凡公务员对任何人谈和平条件概以汉奸国贼论;二、大中学校在抗战期间禁放暑假;三、长衣马褂限期废除以振我民族雄武精神。

70年之后,在某些人口中,长衣马褂倒成为我民族精神的体现,不亦怪哉?

汪精卫的曲线救国论并不是他首次发明的,陈独秀在1914年就主张中国像朝鲜那样自并于日本,说亡国瓜分,亦以为非可恐可悲之事,1918年还在鼓吹请外国干涉中国内政,说这种出于国民自动外国好意的干涉,虽然失点虚面子,却受了实在的利益。

中国知识分子对于采用什么手段来救中国是不在乎的,只要能救中国,他们可以轮番使用西方启蒙思想、无政府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的儒家思想、法家和墨家的思想、阳明心学和气功内丹,也可以有意无意的造神、谀神、接受现代迷信,并能做到义无反顾、心悦诚服。

入手邓晓芒的再版《新批判主义》不久,看起来很过瘾。

问:有哪些游戏是融合科技和魔法的?
答:《Super Mario Brothers》。
有借助道具释放的魔法,比如巨人术,火球术,星光不死身,玄武变身,一叶飞天术。
而敌方则拥有高度的机械文明,比如毒蘑菇生化人,生化炮弹,火焰防御阵。

中国超级烂创意博,个性介绍为:“相信自己,你能发现最烂的,它就在你身边。”

获得 FriendFeed 邀请后才一天,它就开放注册了,真是不给我面子啊…
人多了以后就在上面顺藤摸瓜加好友。虽然它有导入邮箱等联系人的功能,但导入联系人地址是一种多么没有情调的行为啊…

FriendFeed 的中文译名可以叫什么呢?
友种,朋档,纷飞,富人的肥…?

“你友种吗?”
“我…我没有种…”
“那还不赶快去注册一个?”
——获“中国超级烂创意广告”提名

“格兰特不得人心 切迷官网留言近万条骂之”
近万条留言算啥啊,要是中国队有官网评论,早就淹死了

科幻、神话、童话题材的动画片要体现科学精神,注意防止渲染封建迷信和文化糟粕。

虽然我一贯是挺科学派的,但不挺这种脑残派。这禁令不给科学抹黑么?
那些经典作品怎么办?比如《哪咤闹海》,问题可大了,宣扬造反,儿童暴力,家庭失和,不孝,自杀,违反计划生育,虐待动物(还是民族文化图腾),怪力乱神,破坏环境,人体试验,医疗事故,怪胎…
想想看,光是虐猫、丑化龙的广告就搞得沸沸扬扬,哪吒抽龙筋还不得翻天?
我国民众对此竟然丝毫不以为然!还津津乐道,这说明什么问题?堕落啊,道德堕落啊!逼哀啊,太逼哀了!要深刻反省,要加强教育!

No Country for Old Men》怎么可以翻译为“老无所依”呢?(拍桌!)
应该是“前浪死在沙滩上”嘛(逃…)。

转载:
我是霆锋,这是我的故事…


Google Talk chatback badge

Google Talk 最近又有新的调整。

一是在网页版的 Talk 中增加了“隐身”的状态。这样会不会一些人本来就不多的 Talk 在线好友变得更加稀少了?
而且这次又是只有网页版才能使用的功能,Google 不能一直这么厚此薄彼!
二是更新了 Google Talk chatback badge,新版的外观还不错,可定制的选项也多了那么一点点。

但还是面向网页版的…

补充:有同学点了 chatback badge,我收到的信息如下所示:
Photobucket
即使我开着 Talk 客户端,它也要我打开网页版的才能答复,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 :010:


搬家结束,顺便回顾旧文

抽空把从 BlogSome 搬家过来之前最后一批差不多4个月(05年3-6月)的文章手工补全了,有的没有时效性的文章就放弃了。至此,搬家基本结束…

顺便把 SRG Clean Archive 插件更新到了兼容版本,可以在这里看到全新的所有文章的清单

翻这几个月旧文的时候回顾过去也挺有意思的,比如说现在已经忘记了飞猪以前是在 May26.net 写 blog 的,比如腾讯收购 Foxmail 到现在也没看到这个曾经的金字招牌有什么质变。

曾经期待过像 Facebook 这样性质的服务,可是现在却并不喜欢呆在那个上面,而文中提到的拥有多个同质产品的两家 IT 巨人,今年也隐隐有合体的迹象。

第一次和豆瓣亲密接触的记录
不少提到过的服务都已经消失了,不少做过链接的文章都已经无法访问了,互联网再浪漫美好虚幻缥缈,在残酷的时间面前也是让人伤感的。

Southampton 降级了也一直没有回来,Reading 则在那之后一直留在了英超。
Le Guen 又回到了法甲,可惜 PSG 还是扶不上墙。以为Guy Roux 光荣退休就此洗手不干,哪知老头子壮心未已,重新出山。
而 Benitez 依靠那年那座神奇的冠军杯,现在还能保住 Liverpool 的帅位。


还不够深入?

如果我的书友也喜欢看电影听音乐,我觉得不错;但是如果一个人只喜欢看电影听音乐,却讨厌看书,我会比较排斥。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我都不喜欢豆瓣加入与书籍无关的内容类型,就因为可能出现后一种的情况,一些人不是为了书籍而来。

但小组、社会功能的出现又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最初的豆瓣只能是工具,是在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以后不能吸引用户长时间停留的工具,需要这些功能把用户联系起来,形成更多互动,这是分散的书籍条目(顶多有个相关性计算和豆列)做不到的。

既然如此,那么豆瓣能不能提供更多的书籍相关的工具?吸引那些为了书籍而来的用户,因为书籍相关的应用而逗留更久?
比如每本书阅读起止时间点的展示工具?无版权、获得版权的书籍的在线阅读、在线批注、修订?诸如此类?在其他内容的服务摊开之前可不可以再把书籍方面的服务做得深入一点?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