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鞋子

终于买了一双新鞋,由穿了一年的棕黄色系变成了蓝白色系,也是第一次穿帆布休闲鞋。

话说现在要找一双便宜又耐穿,舒适又美观,风格低调的休闲鞋或运动鞋还真难,动不动就是大红色、金色、银色、淫光绿色的鬼画符图案,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还在青春期一样。

转了一圈发现比较符合我的审美观的还是 Adidas 的设计,特别是灰色系的,低调内敛。可惜越是看得上眼的款式价格飙得越高。就好像逛家具城一样,好不容易在一堆浮华、恶俗的家具中找到一款符合自己口味的,价格一报出来就只好咂舌摇头转身走人…

所以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从没穿过的硫化橡胶帆布鞋。

另:今天 Google 很热闹,等读者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估计全都知道了而且早就腻味了,所以我就不说就不说就不说。


FastStone Capture

晚上遇到近距离雷电,电脑突然关机,重启之后,Firefox 的 Cookies 和历史记录丢失…
del
在这个浮云之神经常发威的季节,只要硬盘不被干掉我就感到很幸运了。祥瑞御免,祥瑞御免~

在 Twitter 机器人病入膏肓的日子里,Tweetr 整屏整屏地出现无效消息:
tweetr

自己写文章的话,大部分时间用来动脑子,少部分时间用来动手,所以打字速度并不快。今天别人念稿子我打字,看了一下搜狗拼音的统计速度:
sougou
感觉出错和找不到词组的时候,修改方式不符合我的习惯,如果换用用惯了的整句输入法应该会快一点吧。

光的艺术的 Photo Pool 总算有90张照片了。下面是利用 Profile Widget 工具制作的 widget:
Art of Light. Get yours at bighugelabs.com/flickr

Art of Light. Get yours at bighugelabs.com/flickrArt of Light. Get yours at bighugelabs.com/flickr
虽说数字很可怜,但是还是宁缺毋滥比较好,大概50张左右才会通过一张吧,所以每次审核的时候都觉得对不起那些提交照片的成员。

备案通知来看,在我国,“网站内容或链接网站内容包括政治言论”的就算是“有违国家相关法律的网站”?好先进哟。

中搜的关键字列表中的广告词类别中,赫然发现有 miibeian.gov.cn。
而敏感词中竟然还有“十七”!那到了下一届某会议的时候,是不是连《鹿鼎记》都要被禁?

那人微微一笑,说道:“你即当我是朋友,我便不能瞒你,我姓茅,茅草的茅,不是毛虫之虫,排行第 (bleep)。茅 (bleep) 便是我了。”

FastStone Capture 升级到5.4之后就变成共享软件了。想要5.3的免费版本的可以到这里下载原版,不是绿色版也不是汉化版。
虽然使用 MWSnap 的时间更长,但是发现要让截图和文字区分清楚,截图的边缘还是要美化的好,而 MWSnap 这一点做的不够好。另外,它也无法使用 Print Screen 组合键作为热键。


杂交示意图

本来分别用 Visio 和 Dia 画了 ER 图,后来觉得一来不怎么靠谱,二来看不清楚,所以就算了,只用 EditGrid 画了个表格。8种分类和交叉单元格中的描述可能有不合理的地方,还有一些需要补充的,所以我开放了编辑权限,登录 EditGrid 再打开表格就行,密码是我的名字。

表格地址:http://www.editgrid.com/user/Calon/Grid

grid
点击此处查看原图

可惜三种以上的杂交产物,如 IM+Web+手机的 Twitter 在这种表格上面还无法直观的表现出来。不过在两两杂交的时候想要找到可能遗漏的地方,这个应该还是有点用处吧。

另:EditGrid 似乎没有合并单元格功能,导出 PDF 也不支持中文。


法国队23人名单

法国国家队公布6月2日对阵乌克兰和6月6日对阵格鲁吉亚的23人名单

Henry、Vieira、Sagnol 因为重伤没能入选;
Trezeguet 继续被排斥在国家队大门之外,以他本赛季的表现和精神状态,以及和 Domenech 的关系,这是很正常的;

Frey 第一次入选国家队,但是横在他面前的还有正选门将 Coupet 和同一代的长久对手 Landreau。有意思的是,Frey 接过了 Barthez 的16号球衣。

后卫线上,Auxerre 的边后卫 Sagna 入选,但预计 Lyon 系的 Clerc 会是正选。
Mexes 不见踪影,不知道是因为伤势没好还是 Domenech 又看这个刺头不顺眼了。
Thuram 仍然出现在名单中,而且估计还是首发。130次代表国家队出场又是一个新的里程碑了。
Stuttgart 的夺冠功臣 Delpierre 本赛季非常抢眼,但 Domenech 觉得联盟杯冠军队成员 Escude 和 Lyon 系的 Squillaci 更适合和 Gallas 搭档。

Bodmer 很遗憾地又没有入选,正宗的中路组织进攻者只有刚刚拿到法甲最佳新人的 Nasri——但他会是首发吗?概率很小吧…
剩下的中场除了几个铁打的主力之外基本都是后腰类型的,法国继续炫耀着它的欧洲第一后腰人才储备(Flamini、Dacourt、Luccin 这些还都没机会呢),但拜托不要像上一场那样面对弱旅也排满后腰玩防守了!

首发前锋估计是 Anelka 和近来频频发飙的 Cisse。
一看到干儿子 Govou 还在阵中就不爽,如果前锋换人的话,他的存在会减少 Benzema 的上场机会,还是等到对阵意大利的时候再进国家队来个“不正常发挥”吧…
科班出身的 Briand 首次入选国家队,但他似乎效率不高。效率最高的那一位最近正郁闷呢。


这回真的死了

大前天晚上上床比较早,结果反而还做了个噩梦。

梦的前半段就不多说了,大致是一个场面火爆的警匪卧底片,有在炸坏堤防后在洪水中的城市驾驶快艇进行巷战追逐的场景。等到大局一定进入尾声,就慢慢平淡下来了。

当时的情景是,我倚在某间公寓的门口(似乎是自己的家,门口在我右手边)和女友还有好友三个人轻松地聊天,大概是黄昏时分。远处传来警笛,还有警察追捕剩余的罪犯和盘查路人的喧哗声。

说着说着,他们两个一同朝门外看去,我也转过头看个究竟,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用运动帽遮住面孔的人正慢慢走过来,然后他的手一抬,我就觉得好像被什么东西摇了一下,四周立刻安静了下来,脑袋下意识地往左看去。只见我的女朋友的眉心上有个弹孔,正向后倒去,我的朋友似乎一边大喊(我听不见他说什么)一边冲出去想要抓住那人。

我想靠过去扶起女友,却发现身体不大听使唤,每一步都走得非常吃力,走了两步的动作仿佛过了好几分钟一样,慢慢也倒了下去。斜躺在地上,我用左手捂住感到有些不适的左额角,发现头骨上凹下去一块,并没有什么痛感,只有鲜血喷涌而出,根本无法按住。随着大量失血,眼前的场景很快地黯淡下去。等到朋友回身想救我的时候,我已经失去知觉。

然后,就醒来了。

当梦中发现头上致命的伤口时,我心里很清楚一定没救了,可是心里竟然一点都不感到绝望或者恐惧,倒有些坦然接受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死法,要比备受折磨的惨死幸福多了吧。

至于为什么会梦见头上有伤口,也许是当时脑袋中有小血管爆裂吧 XD
那个女朋友嘛,我还没有看清楚什么样子就挂掉了!太可惜了!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