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行人、红绿灯

小区门口的马路上,不走路口的人行横道线而直接在半道穿越的人很多,平常感觉小区居民的素质都挺高的,为什么这一点上面做的很差呢?

于是根据观察的结果画了一张图尝试说明这一类型的问题:
十字路口 (by calon)

如果在1的位置违规横穿马路,即使有逆行车辆,整个过程最多也只要注意2个方向的4股车流,而如果走路口的斑马线,即2号位置,即使不是最坏的情况(嫌麻烦没画完极端情况),通常也要留神5方向的7股车流(超过45°算1个方向),其中还包括与行进方向偏差超过90°的方向。

本小区门口如果不算出车的地方,实际是一个丁字路口,图示如下:
丁字路口 (by calon)

虽然少了一个方向的来车,但是从右至左的行车有时候是会高速直行的,特别是从施工工地过来的渣土车。

以我本人为例,至少就有两次在2号位置过马路时,差点被身后转过来的无视红绿灯的渣土车撞到(幸好葛格我有练过轻功)。

另外,红绿灯的设置也有问题。据我估算,供行人走过的时间应该没有达到15秒,像我这样走路还算快的要在变成红灯之前穿过马路都有点困难,其他人该怎么办?何况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所以在交通状况有所改善之前,这种不走斑马线横穿马路的行为可以理解。毕竟,万一照顾不到全方位来车,人家可能只是要修车扣分罚款,你可能连命都没了。

说到汽车和红绿灯对行人的惨无人道的排挤,不由想起 Bill Bryson 的《欧洲在发酵》中描述的几段话,虽然和上文关系不大:

她最后倒是成功到达位于中央的方尖塔,但我却陷在一个由无数冲锋飞车所组成的古罗马竞技场中,全身发软地朝着我那才新婚两天的亲爱配偶不停挥手,一面抽抽噎噎地低声饮泣,而此时成千上百辆淡黄色的小雷诺却接二连三地朝我迎面冲来,车里面的驾驶员还全带着杰克·尼科尔森在“蝙蝠侠”里的那种表情。

…主要的问题是在于行人穿越道的红绿灯,它整个设计最明显的目的,就是要让外国旅客感到迷惑、羞辱,甚至——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因而死去。

事情通常是这样发生的:你来到一个广场,发现所有的车子全都静止不动,但行人穿越道却亮着红灯,而你知道,你若是胆敢越过雷池一步,所有的汽车就会在瞬间如万马奔腾般朝你冲来,把你压成一片血淋淋、黏乎乎的可丽饼。所以你乖乖地站在原地等候。一分钟之后,一个瞎子走过来,毫不迟疑地立刻穿越那片伟大的圆石广场。然后,一个九十岁的老太太推着电动轮椅滑过你的面前,一路颠颠簸簸、摇摇晃晃地穿越宽阔的广场,到达四分之一英里的另一条人行道。

你不安地意识到,方圆五十码之内的所有汽车驾驶者,全都坐在那儿舔着嘴唇,充满期待地等待你踏出那致命的一步,所以你只好装出你根本就不想穿越街道,只不过是到这儿来瞧瞧眼前这根世纪末街灯柱的悠闲模样。又过了一分钟之后,一百五十名学龄前儿童,在他们老师的驱赶之下顺利穿越广场,然后刚才那个瞎子提了两个装得满满的购物袋,从另一个方向穿过街道走回你的身边。最后,行人穿越道的灯终于变绿了,于是你欢愉地踏出一步,而所有的汽车却一同瞄准你直冲过来。而我不管这听起来究竟有多偏执多不理性,我非常确定:巴黎的人希望我死掉。

我必须声明,罗马并不是一个特别适合走路的好地方。原因是,你随时都可能会被车子撞死。罗马的斑马线形同虚设,关于这点我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过来。刚开始我实在是吓了一大跳,但是我高高兴兴地沿着斑马线穿越一条宽阔的大道,沉浸在一些关于奥尼拉·穆蒂和一大筒果冻的无聊幻想中,而当我猛然回过神来,却发现有来自于六条巷弄的车辆,正毫无减速迹象地朝我直冲过来。

它们并不是真的想要把你撞死,只有巴黎的车辆才会有这种意图,但它们撞死你的几率却更大一些。部分是因为,意大利驾驶者完全忽视出现在他们前方街道上的所有事物。他们忙着按喇叭、做些夸张的手势、阻止其他车辆切入他们的车道、做爱、痛揍后座的孩子、吃一份像球棒一样长的潜水艇三明治,而且这一切通常都是在同时进行。因此当他们好不容易在后视镜中注意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变成躺在他们后方街道上的某种东西了。

就算他们看到你,他们也绝对不会停车。这并不代表他们对你有什么个人成见。他们只不过是认为,任何恰巧出现在他们前方道路上的事物,不论是电线杆或是一名来自中东的旅客,既然有办法走到路上,自然也可以自己迅速走开。


捷足先登

写文章最郁闷的莫过于发现写的东西别人早就写过,而且比你牛多了。
就好像数学家绞尽脑汁弄出一个新定理,却发现那定理就在手边的书上写着,还完美多了。

反过来看,也有人明知道有此定理还重新推导一遍的,比如我以前在考试的时候就没少干这种事情。
如果推导成功的话,那种十分钟折腾完几乎是人家一辈子成果的快感也是无与伦比的。

这么想的话,让人家捷足先登的时候也就释怀多了,这也是一种知识传承的方式嘛。


回启羁

嗯,同意启羁的“极度深寒的语文水平与个人学识”的评价,我对自己也不满意啊,继续提高吧。不过“文字游戏”就免了,这可不好玩,要玩的话宁愿去踢场足球赛。

1、“我没有想要”规定”别人非用摘要 RSS 输出不可”
我也没有这个意思啊,指出两个讨论者分歧所在的那句已经说明了态度。何必要臆想别人在臆想你的观点呢?

2、“feeds 的应用目前还只是一个信息元链的简化过程,谁也没能权威的规定 feeds 必然是最终的消费性行为”
“feeds 起的作用和一般的更新提示没什么区别,不用过于夸大。”
基本同意。
不过在简化过程之外,feed 是有利于内容的聚合重组和呈现的(在其他方面则甚至不如一些传统的手段),而全文能够更好地为这个功能服务。我在文中把 feed 和邮件订阅作比较是希望说明,如果应用 feed 而又不突出它的优势,让它跛足行走,那么其生存和发展都可能会有问题。
原文讨论到这里的时候,由于是抽出了可以普遍应用的道理,所以值得一辩,并非针对个人。

3、“守着全文型 RSS 偷窥到老”
“宁愿 tk 不愿参与讨论,即便讨论也用匿名、马甲。”
正如要使用摘要型 feed 属于个人自由,是不是停留在阅读阶段不参与讨论恐怕也是他人的自由。即使是匿名和马甲也无可厚非,就算是国外的论坛里面,这些元素也是存在的(而且还是历史悠久的),非中国特色也。
另外,用户有在 feed 中阅读全文的需求,不等于始终会停留在“偷窥(换一个中性的词是不是好一些?避免不适当地暗示读者也是作者的责任之一)”“不参与讨论”的地步,何必把两者联系得这么紧密?“宁愿…(也)不…”这种句式可是比较严重的。

4、“息乐园没有说服力?那烦请您找出 20 个同期比息乐园流量做得更好的同类型话题的简体中文 blog。”
你只注意了那句话一半的内容,“环境不同、时期不同”这几个字可能没在意。
既然“摘要输出确实会比全文输出带来更多点击,能带来更多流量,这一点毋庸置疑”,那么举例便是要说明“会不会造成更多人失去阅读你 Blog 文章的机会”这个问题,目前条件下的理想状况就是要比较同一个 blog 在输出全文和摘要 feed 时的用户数对比。用不同时期、不同影响力、不同市场推广手段的两个 blog--尽管作者一样--来做纵向比较,我认为是缺乏足够的说服力的。
之前的息乐园流量有多高并不重要,在做纵向比较的时候,流量本身是一个拿来做比较的数值,而不是筛选观察对象的条件。就算息乐园的流量很低,只要其他方面与目前的网谈相差不远,这样的纵向比较也是有说服力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多个 blog 同时开放全文和摘要 feed,经过一段稳定时期再综合数据进行比较。这是比较理想化的做法了,这里提出来不是说这个数据应该由谁提出来,仅仅说明为什么说服力不足。已经偏题,打住不说。

5、“TK 全文型 RSS 的人有多少还会多麻烦一下去开 web?”
嗯,是啊,没有道理流量会上去啊。不过极品蜗牛这样好人品的用户也是有的。呵呵。

6、“由 feeds 到 web 还是由 web 到 feeds,哪个机率高…”
这真的是在回应我的第6点么?我反对的是某种很奇怪的强制二分法,而你好像还是自说自话的样子?
后面的例子也是如此,我真的觉得好像没有受到尊重诶 T_T

7、“…当然,这是言论自由,没人可以干涉…”
唉,还不是那句“作为读者的话,你有权力(权利?)的仅是…”作怪嘛,下次我自动忽略一些文字就好了。

8、“不放广告,不想盈利,就代表你这个 Blogger 人品出众了?”
哦买噶~天可怜见~我什么时候有说不放广告不想赢利就表示我人品出众了?不过是小小地赞同一下你的观点,并且表示 CW 在这方面更有发言权,我不能够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真的不是别有用心的反话啊。我从来都不认为赚钱本身是可耻的事情,也很赞赏你掏钱做善事的行为啊。我的 blog 不放广告,不想赢利,纯粹是个人的性格在起作用,毫无占据道德制高点来批评别人赚钱的意思。
我一贯是对事不对人的表达和批判观点,那篇文章不是专门找你碴的,只不过相比 WebLeOn、Chris,我觉得你的观点可商榷之处比较多,因而相应的文字篇幅比较多而已,如果因此让你习惯性地误以为这最后一点是有意讽刺,我只好说声对不起了,下次如果记得的话,用不同颜色标记出来如何?
而“广告”、“盈利”这些词,和其他 blogger 讨论的时候好像我也是很少提到的,既然你觉得说太多暗含讽刺,那么我不说就是了。

9、“替 Blog Media 做过点什么实事了”
微不足道的见识有限的批评不知道算不算?不算啊,算是讽刺?唉,我的心啊,拔凉拔凉滴~

“门户和 CMS 大站们除了朝南坐之外,很多连 RSS 都没有,你怎么不向他们说你的”大道理”?”
好像基本不上门户网站了,提供 feed 的除外(不过标题党盛行啊,时刻要提防)。这算不算行动派的大道理?又不算啊?唉,那岂不是以后每次说话都要把想批评的对象点名一遍才行,多麻烦啊,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友你友我

看了 ZonbleTwitter 上给出的这个 Wii Dance 视频,我立刻被打败了…

麦田连续写了《Myspace中国:动词“友”的网感》、《从myspace中国上线,谈谈IT博客写作》,2篇关于友你友我的文章。其中的网感、战略感云云,听上去颇为玄乎,像我这种容易被定位为测试员(还是瞎掺乎的非专业人士)水准的人在体验了一把令人抓狂的使用流程之后还是少开口为妙。
只不过脑海里面怎么总是会想到 Paul Fussell 的那本《恶俗》呢?
话说回来,不爽归不爽,友你友我刚起步至少比贝宝刚进来的时候给我的感觉还要稍微好一点,希望他们能够接下来做出令人满意的成绩出来吧,比如说改进分分钟就能够搞定的非常小非常小的细节。


知识产权日谈免费软件和盗版

今天是知识产权日,Xbeta 希望大家把自己的常用免费软件、关于免费/盗版的想法写一下

我的常用免费软件应该在平时就介绍得差不多了,10M 以下的文件也都上传到 Box.net 共享了。更新较慢但是比较全面的介绍可以看看我的 TiddlyWiki:Selective Memory

下面谈谈关于免费和盗版的观点:
1、以前在宿遗的群聊中提到过,盗版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是多方利益博弈的结果,靠道德和法律未必能够根本解决,甚至目前阶段解决了也未必是最好的结果;
2、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就坐着等盗版自动消失,能够使用免费和正版的软件还是尽量做到的好;
3、免费软件不会导致没人写软件,人是理性的,到了某个临界点自然会选择另一条道路,人也是复杂的,总会有人把免费软件做下去;
4、免费软件未必优于收费软件,因为服务也是很重要的,这也是部分软件公司的出路所在;
5、但是真的有许多比收费软件优秀得多的免费软件;
6、希望面向个人和非盈利机构的软件尽量都能够免费,商业公司就乖乖交钱吧!
7、知识版权本身值得反思,一味强调版权未必就是有利于知识的创新和交流的。知识版权不是天然正义的东西,我们需要看清楚当初提出知识版权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要展开说太花时间,今天就不废话了。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