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买 GR Digital

虽然资金并不宽裕,外出拍摄的时间也不多,但是还是有了败一台理光 GR Digital 的念头。

从身材、功能、造型、性能和各方面评价来看,都是适合和值得入手的,虽然和其他便携的数码相机相比价钱比较高,但性价比并不低。在被索尼 T7这样除了身材轻薄之外几无可取之处的卡片机折磨了这么久之后,实在是忍不住要弄到一个既能方便携带(DSLR 以后估计都不会考虑,至少要配一个镜头,出门在外实在累赘,不适合我这样水平和野心的人)又能够保证成像质量(甚至有很好的水准)的数码相机了。相比之下,定焦镜头的一些不方便和光学取景器对我来说暂时还可以接受。

当然,广角、定焦、高成像质量、小体积和高价格使得 GRD 成为一款定位很特殊的数码相机,也许购买它不如选择国内其他的主流产品来得有把握。但我觉得选择一个符合我要求和口味的相机比选择主流要合适一些,就好像选择在国内谈不上主流的黑莓手机一样。

有了初步的意向,接下来就是火力侦察了。
数码相机商城里面跑过一遍,没有 GRD 卖,有的老板居然不知 GRD 为何物…只有一家的老板说虽然没货但可以临时定,价格也比较高。
再打官方销售网络的主意(既然价格差不多,为了质量和全国联保,还是找授权经销商比较靠谱一点)。理光俱乐部给出的本地销售商已经号码失效,而通过全国热线查到的新的本地销售商只有总机的自动接听有效,分机号尚未启用…看来有时间还要跑一趟看看是否健在。
淘宝上倒是找到了上海授权经销商的商品,其他的店铺也有有先行赔付保障的,只是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会选择从网上购买。

一般我购买比较昂贵的东西,如果一时的冲动过去了,便会思考、犹豫、对比很久才会下定决心,比如购买新电脑喊了好几年才得到落实。如果理光的销售渠道做得好,这个周末趁着我还未恢复理智,恐怕生意已经做成了,否则,就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了…

另:据说 GRD 的镜头有可能会出现卡住的故障,理光的售后服务也一般,如果不是 GRD 的设计很对我的胃口,光是冲着这两点我就不想掏钱了。

另2:如果成功入手 GRD,手头的索尼 T7可以插上草标兜售。A75 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已经是低端机,但成像质量是索尼的卡片机拍马也追不上的(这样比较似乎有些不厚道哦)。

另3:如果有亲戚出国,而且是外行,一定要阻止其购买国外的数码产品啊,这 T7便是血淋淋的教训呀,事先反复叮嘱也无济于事,等到机器已经摆到面前了还能够做什么呢?转头就卖掉?

另4:好在英明的本 blogger 后来成功地阻止了一起购买“佳能的能够直接连接打印机打印照片级图像的最新数码相机,以及那个打印机”的惨案 orz


关注 Zola 报道“钉子户”事件

Zuola 竟然不声不响就跑到重庆去采访“钉子户”事件了。

首先当然是表示强烈支持。虽说“blog 是个人媒体”的说法提了很久,但是 blogger 真正像记者那样贴近去报道事件还是很少的,大多数只是随手记录下偶然发生在身边的事情,颇有些撞死耗子的意味,像“钉子户”这样可能会很有意义的事件,我这样的死上班族便只能够“隔岸观火”而已。所以有 Zola 这样的独立 blogger 参与报道,并且保证不会被随随便便地“和谐”掉,自然应该大力支持。

其次,也是众多回复者说得最多的,就是要注意安全。记得以前我妄图冒充路人甲拍摄一次小小的示威活动的照片被勒令删掉照片,如果这次事件也有人打算阻止记者深入报道,不知道除了立栅栏,还会采取什么手段。
当然,从事件的性质和目前的局势来说,这次采访者可能不会遇到太大的危险,但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为妙,小心驶得万年船,保管好资料留好底更要注意人身安全。

然后是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 Zola 能够采访到当事人吴苹和杨武夫妇。不过这个恐怕有点难度。

最后则是希望满腔热情的 Zola 能够写出冷静而公正的报道。


In the name of Kane!

Command & Conquer 3: Tiberium Wars 终于正式上市!
wallpaper10_16x12

wallpaper11_16x12
但是什么时候国内才能购买到正版呢?这次不会被封杀了吧。


Anothr

AnothrGoogle Talk 机器人很好玩,只要把 anothr@gmail.com 加为好友,并且向它发送要订阅的 feed 地址就行了。虽然不太好看,但是满足了时效性的要求,用来收录新闻和评论 feed 还是挺不错的。

因为近来使用 Visio 的机会较多,所以找了一下有没有免费的替代软件好在家里自己用,想画一个邮箱、邮件组、即时消息、即时消息群组、Feed、文章、回复、手机之间互通的图示和表格,填上对应的已有的和需要的服务。这种简单的图可以用 Dia 画出来,但在基本的功能之外,无论是 Dia 这样的本地工具还是 Gliffy 这样的在线服务都还差得远。


评《高尚的代价》

科幻世界四月份《生命何以设计》一文中某句如下:
陪审团最后做出裁决,认为生物源自某种高智能设计师手笔的“智能设计论”系宗教理念,如若在共立学校科学课上讲授该理论,即触犯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第一条:禁止在美国的公共学校中教授创世论。

除了 orz 之外我无话可说。

王晋康的《高尚的代价》几个地方都很没水准。

首先是谈到“蝴蝶效应”时常犯的第二类错误,就是以为只有杀死一个生物才会造成未来巨大的改变。殊不知教会古猿人用火,转移所谓的元祖细胞,甚至吸收光线,扰动空气,出现在重力场中,这些细微的变动,只要有足够时间的积累,未来都会天翻地覆。

其次“不会对时空造成任何干扰的理想流线型时间机器”,和“看不到光线的隐身衣”是一类,只要你看到了过去世界的景象,那么必然有光线被你的视网膜阻拦,反正是不会把你当作完全透明的物体毫无阻滞地穿过的,否则“测不准定律”就可以自杀了。那些喜欢高科技话题的科幻作家不要在假想观察者的时候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之前嘛。而且随随便便用一个“理想”状况就解决了时间机器的基本问题之一,是不是太便宜了一点?

第三则是对生物元祖的错误认识。
就算存这么一个生物元祖,它被移动到五十万年的海水之中,并不一定就能生存下去,极有可能是短期内死翘翘,毕竟环境变化很大。
另一方面,这个生物元祖可能只是在特定环境下比其他有机物组织生存得更成功而已,不代表当时只有它一个竞争者,也不代表换一个时代它仍然是幸存者。比如全人类的线粒体都来源于“非洲夏娃”不表示当时就只有这么一个雌性祖先,也不意味着时移势易后必定还是同一个个体传下线粒体基因。
就算前面的两点都不追究,提前五十万年的进化过程也许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线,如果简单地以为把元祖的时代提前,后来发展的进度也只是一起平移,那只能说明在王晋康的认识中生物的进化是固定路线且与环境割裂的。

于是故事中脸谱般的人物和做作的道德反思就越发显得可笑了。所以说在妄谈道德之前最好先把知识的基础打牢靠一点。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