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 Google Deskbar

Old Apps 找到了之前提到的小工具,原来这个 Google Desktop 前身的名字是 Google Deskbar,果然已经忘记了。
那个搜索时自动跳出来的小窗口学名是 Mini-Viewer。不明白为什么后来的 Google Desktop 取消了网页搜索的 Mini-Viewer 功能。

名副其实地是, Old Apps 那里并没有 Deskbar 的最后版本,现在我找到的是 0.5.95 Beta 版。

总之只要找回了名字,一切都好办。是不是感觉像《千与千寻》?


把玩

有时候明明没什么要命的事情,还是会打开自己喜欢的软件调整调整设置,看看效果,输入些内容,拖来拖去,猪如此累,且乐此不疲,仿佛使用这些软件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乐趣。比如以前使用智能狂拼的时候,一个本来可以很简洁的句子,为了要多打几个字而扩充成了冗长的句子,无非是因为用它输入长句子是一种享受。又比如 FirefoxGoogle Talk、TypeAndRun、Vim 等等,还有最近正在把玩的 Total Commander,即使没有用到也时常调出来“上下其手”。

如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古人喜欢把玩金银玉石珠宝,乃至鼻烟壶,今人为什么喜欢把玩鸡婆打火机、iPod、乐高积木,再进一步的,有人喜欢把玩宠妾、面首、小脚、大烟枪,亦在情理之中,如果还深入一点,那么有人喜欢把玩他人的生命或者国家的命运也就不稀奇了,这种情况一般就到了草菅人命或玩弄权力的境界了,只不过和我们没什么本质区别。

******************* 胡扯的分隔线 *******************

不喜欢这样一种思维和做事的方式:
如果某个项目中没有某个人或者某个部门什么事,那么怎么体现出体现出他/他们的工作成果和作用呢?所以怎么说也要插一腿。

这就不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在做事了。站在个人或者部门的角度来说当然也不能够简单的说算错,但问题是有时候某些人不必插手无为而治确实是最好的方案,收起自己的利益考量或者野心,为整个项目的建设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这本身就是一种贡献了。
如果非要横插一腿以显示自己的工作成果不可,结果弄到政出多门,或者资源分散,又或者四处掣肘的状况,难道不是得不偿失吗?


50000+

昨天 blog 访问量达到5万。(干,歧义语句的典范:050:)
Blog 的总访问量在昨天达到5万。

这几天 Blogger.com 的邮件发布功能出了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反应过来。官方运行状态 blog 也暂时无法访问,莫非是在闭门思过?

如果本 blog 又出现长时间瘫痪的情况,那就把另一个账号的 Del.icio.us 收录条目加入 FeedBurner 提供的 RSS Feed 中,再通过收藏书签的方式通知订阅者。

再次试用 Zooomr,然而页面打开的速度比 Flickr 还慢得多,甚至超过本 blog,中文翻译也很难看。上传客户端还要另外安装 Java 虚拟机…虽然各方面提供的条件与 Flickr 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支持 OpenID,但感情上面还差得远。

今天是近几年第一次翻开英汉词典查单词,真是难得。如今电子词典差不多已经取代了一般的词典了。

5个字母的名字真麻烦,很多服务的注册都偏偏要求最少6个字母,真是1个字母憋死人。在 Names DirectoryNamespedia 找找有什么近似的好名字算了。

Vim 的这个 HTML 脚本不好用,经常把未选中的标点符号也加入标签范围内。


上错花轿嫁对郎

Martin Scorsese 终于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然而却是凭借一部并不算出色的《The Departed》。几乎没有人不为他得夺奖叫好,因为他早就应该获得这个荣誉,或者说他的成就早已超越奥斯卡最佳导演的这个虚名,但是如此获奖,却也让人遗憾不已。这一回,新郎官总算是对了,轿子却不对板啊。


巴巴变的进步

Yupoo 现在的界面起码从配色上看和 Flickr 几乎没什么关系了,而另一个 Flickr 模仿者巴巴变还是一副“亲兄弟”的模样。
这几天试用了一下巴巴变,发现他们还是在努力创新,例如在照片页面直接就可以复制 HTML 代码,例如游客也可以发表评论,例如提供引用通告地址,例如发布多张照片到 blog,例如提供个人用户二级域名,等等。所以不能够因为在初期界面和功能模仿痕迹太重的原因就忽视了他们后续的进步。

据说他们也将准备打造具有自己风格的界面,希望到时候的效果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又据说新近开放的付费功能真正交费的用户不多,靠这个收入是无法维持服务的。不知道 Flickr 的付费用户贡献与维护、开发支出是什么关系呢?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