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忌日

地震矿难有毒气体泄漏路有冻死骨
难道你不觉得能够活到今天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么?

非常棒的一篇文章:《有感于自由主义者拥护读经运动及其对什么是自由主义的澄清》。
尽管秋风是《哈耶克传》的译者,并且总是以哈耶克信徒自居,但我总是隐隐约约地觉得我所理解的以哈耶克为代表的“自由主义”与他所秉持的“自由主义”不是一条道上的,可我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周枫的这篇文章可以说剖析得比较清楚了。

华结,一个会说中文的外国人的 blog。但是留言系统太严格,我没办法留言。

墨菲定理的网站,Murphy Laws Site

WordPress 主题 ChinaRed 的作者的 blog:大头:唏嘘嘅猪肉佬

梦见坡,有着许多有趣图画的 blog。

4月1日是张国荣的忌日,今天还看了他的《枪王》来着。自他以后,很多人心中的4月1日已经变了含义吧。
我不算是荣迷,我最喜欢的他的作品应该是《纵横四海》和《英雄本色》系列吧?谁叫我是周润发的死忠呢?


老板,这猪头怎么卖?

Yahoo 360°开始了招兵买马,然后提供一条龙服务:从 blog、mailbox,到邀请朋友、建立社交圈子和推荐音乐、书籍、电影,以及与 Yahoo Messenger 结合的功能。

除了没有 MSN Explorer,Yahoo 提供的服务好像都和 M$ 又对上了。

虽然两家提供的服务都有全面和集成的特性,但是对于像我这样喜欢 Yahoo Search 胜过 MSN Search,喜欢 MSN Messenger 胜过 Yahoo Messenger,社会网络还没进入状况,Blog 寄生在 BlogSome 或者其它适合打游击又比较有个性的 BSP 上,照片都往 Flickr 或者 TinyPic 上堆的人--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即使有再大的篮子,也倾向于把部分鸡蛋放在其它旮旯里面的 JR--来说,我倒更愿意出现一种集成各个服务商提供的服务的平台,允许用户像组装模块一样分别使用,而这个平台,是用户可以自己搭建和配置的。只是现在还做不到在自己的 blog 界面或者管理页面上查看 Gmail,查找和添加各种 IM 的朋友,建立数种社会网络的联系…
估计那些“新型门户巨人”打死也不肯干吧,明明打包卖的是整只猪头,你不爱那猪鼻的弧线也得照单全收,怎么可能只给你一只猪耳朵尝尝?

好吧,俺承认,俺比较喜欢猪尾巴,另外,俺写这一篇也有三分之一的动机是想得到 Money Wood 同学的 Yahoo 360°的邀请


Vincent van Gogh 诞辰

今天是梵·高的诞辰,Google 的 logo 当然也变了。

通过维基百科,可以看到他的生平简介。在英文页面上还可以看到更多信息。
如果要了解他的作品,可以在 The Vincent van Gogh Gallery 看到他的全部作品(!)。
以及凡高艺术馆 Van Gogh Art Gallery

自杀之前所作的《麦田群鸦》即是我最喜欢的一幅作品,所以即使和其它的配色不太协调,还是在 blog 页面上用了它。
这幅画有一种无法描述、难以名状的力量,震撼人心--是死亡吗?是痛苦吗?是悲哀吗?
这不是一颗平衡、恬静的心灵,它的感情过于丰富以至于都溢出了他的心胸,他的骚动、扭曲和颤抖,被现实与理想世界之间的差距的透镜无限放大,但它是美的。

他生下来。
他画画。他死去。
麦田里一片金黄,
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

--波德莱尔

最后是几乎每个人说到梵·高都要提起的这首《Vincent》,毕竟难得见到一首描述绘画的歌曲,其歌词如此有表现力。

Vincent/Starry, Starry Night

Don McLean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ay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Shadows on the hills
Sketch the trees and the daffodils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Chorus: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Starry, starry night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Colors changing hue
Morning fields of amber grain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Are s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Chorus: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side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Starry, starry night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Like the strangers that you’ve met
The ragged men in ragged clothes
The silver thorn of bloody rose
Lie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Now I think I know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did not listen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我找到三个翻译的版本。但我记得 CCTV-5的《天下足球》中有一期放这首歌的时候,所配的翻译文字想当不错。

繁星点点的夜里
调色盘上只有蓝与灰
在夏日里出外探访
用你那洞悉我灵魂幽暗处的双眼
山丘上的阴影
描绘出树与水仙花
捕捉微风与冬天的冷冽
用那如雪地里亚麻般的色彩

如今我才明白,你想说的是什么
当你清醒时你有多么痛苦
你努力的想让它们得到解脱
但他们却不理会,也不知该如何做
也许,今后他们将会明了

繁星点点的夜里
火红的花朵灿烂的燃烧着
漩涡似的云飘在紫罗兰色的雾里
映照在文生湛蓝的眼瞳里
色彩变化万千
清晨的田园里琥珀色的农作物
布满风霜的脸罗列着痛苦
在艺术家怜爱的手下得到抚慰

如今我才明白,你想说的是什么
当你清醒时你有多么痛苦
你努力的想让它们得到解脱
但他们却不理会,也不知该怎么做
也许,现在他们知道了
因为当初他们无法爱你
但你的爱依然真实
当灿烂的星空里
不存一丝希望
你像许多恋人一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愿我能告诉你,文生
这个世界根本配不上一个美好如你的人

繁星点点的夜里
一幅幅的肖像悬挂在空荡荡的大厅里
无镶框的脸倚靠在寂然的墙上
配上一双看遍世事且永不遗忘的双眼
就像你曾遇见的陌生人
–那些衣衫褴褛的人们
也像血红的玫瑰上银色的刺
断裂并静卧在初下的雪上
我想我已明白,你想说的是什么
当你清醒时你有多么痛苦
你努力的想让它们得到解脱
但他们却不理会,现在依然如此
也许,他们永远不会…

星與星的夜晚
給你的畫板抹上藍灰的油彩。
在某個夏日裡向外張望的
不正是你那雙能看透我靈魂的眼睛?

是顏色的幻化,
在雪白的亞麻布上,
在山與山的影子裡,
勾勒樹林與水仙花的美貌,
捕捉春天的風和冬天的冷。

我終於知道了
你到底要告訴我些什麼
——你在清醒的時候是怎樣受著折磨,
——你又是怎樣的想帶給他們解脫。
但他們不會聽、也不會懂,
不過,總會有人聽、有人懂吧?

星與星的夜晚
花兒的盛開如火焰的燃燒。
舒捲的雲朵是紫羅蘭色的
映入文森特青青的瞳孔。

色彩變幻,
清晨田野裡琥珀一樣的稻穗
和遠處那些被風雨剝蝕的臉孔
在文森特愛心的手底得到安撫。

我終於知道了
你到底要告訴我些什麼
——你在清醒的時候是怎樣受著折磨,
——你又是怎樣的想帶給他們解脫。
但他們不會聽、也不會懂,
不過,總會有人聽、有人懂吧?

他們永不會愛你的,
永不會寬容你的不羈,
儘管如此,你仍愛著他們,
仍愛得那麼真摯。
當最後的希望終於逃離了
那個星與星的夜晚,
你也像戀人們常做的那樣
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我無法告訴你啊,文森特,
這般美麗的生命是不該屬於這個界的

星與星的夜晚
空蕩蕩的打聽裡是多年後的展出,
你那曾是無名的自畫像就懸在一面無名的牆上。
你的眼睛
依然關切著這個世界,無法忘卻

你曾遇到的每一個陌生人,
那些衣衫襤褸的過客啊……
於是,血色的玫瑰,莖上銀白的利刺
折斷了,在初雪的大地上被碾成塵埃……

我終於知道了
你到底要告訴我些什麼
——你在清醒的時候是怎樣受著折磨,
——你又是怎樣的想帶給他們解脫。
這些話
他們卻沒有聽,
他們也沒有在聽

繁星熠熠的夜空
在你的色板上調弄藍色與灰色
望向夏日的夜空
你有一雙能洞悉
靈魂黑暗面的眼睛
用山丘的陰影
勾勒出樹木和水仙的輪廓
補抓微風和冬天裡的冰霜
來描繪嚴冬的大地
如今我終於明白
你想對我說些什麼
明白你因清醒而深苦
明白你如何努力掙脫枷鎖
大家從不傾聽
也不知如何開始
但也許現在他們已經願意嘗試

繁星熠熠的夜空
烈焰般燦開的花朵
與紫色浮動的流雲
都映在文森那藍如青瓷的雙眼
田野間琥珀色的麥穗
在晨曦中展現大地的生命
農夫刻盡風霜的臉
亦在藝術家慈愛的畫筆下
得到撫慰
人們的冷漠對待
不改你對人世的熱情
在絕望時凝視著

繁星熠熠的夜空
你審視著你的生命
如戀人珍惜彼此般
但是我早該告訴你 文森
這世界並不值得
高貴的你所留戀啊~

繁星熠熠的夜空
空蕩室內掛著的畫像
無頭緒的靠在牆上
依舊用你的雙眼
看著這無法遺忘的世界
像所有你所遭遇到的陌生人
如衣衫襤褸的路人
像紅色玫瑰上的銀刺
被蹂躪摧折之丟棄於
潔白的雪地
如今我想我終於明白
你想說些什麼
明白你那因清醒而痛苦
明白你如何努力地去掙脫枷鎖
然而人們還是無法聆聽
他們還是依然無法進入你的世界
也絕不會懂…


为什么生物没有进化出轮子?

看了那么多的仿生学例子,你会不会忽然想,轮子这种伟大的发明为什么没有在自然界残酷的竞争中顺势而生呢?想想看,一只4×4的犀牛在草原上横冲直撞… -_-#
好吧,我知道大部分人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原因,说明轮子这种东西非得落到咱们这些裸猿口袋里不可,然后就希望跳过这个一个月以来最无聊的问题了。但我的初衷并非如此,还可以再多挖掘挖掘它的无聊之处吧:

一、我们发明的轮子,相连的轮轴,与车身可以说是是相互分离的,对于机械设备来说,这很正常不过,但对于生物来说,就很头大。如果轮子是身体的一部分,那么它要生长,输送养料新陈代谢的通道从哪里来?从唯一和身体相连的轮轴处提供血液,就像以100海里相对行驶的快艇互相交换货物一样困难,甚至更困难。
有人可能会说,让轮子像鹿角一样可以脱落,但又不会完全掉出来,到了成年时期不就可以实现分离了么?这个问题下面再谈。

二、轮子在较为平坦、坚硬的地面才能够发挥出最大威力。设若是凹凸不平的地面,又或者是陡峭的斜坡、崎岖的山崖、泥泞的沼泽,你拥有4只轮子,无异于送肉给鬣狗和秃鹫。
只见一只四轮驱动的猎豹朝瞪羚猛冲过去,速度奇快!眼看就要得手了!等等,好像磕到了一只角马尸体的大腿骨,翻了…附近打盹的狮子好像抬起了头,舔了舔嘴唇…

三、机械轴承中有润滑油,生物的骨骼关节中也可以分泌液体用以润滑,这还不是致命的问题,致命的是,轮子可以在损坏后方便的更换,而生物就没这么幸运了,蜥蜴挣脱一条无足轻重的尾巴都要要花些时间来恢复,何况如此重要的轮子?折了一条腿的动物还可以一瘸一拐的离开,或者干脆靠三条腿谋生,而哪怕只有一只轮子报废的生物个体该靠什么逃离险境?难道要变身为边三轮或锻炼出两轮直立的能力?

四、怎么驱动轮胎转动?是否需要齿轮?不可思议的肌肉或许可以办到,不过要在高速前进的情况下迅捷地刹车…这可不像普通的运动关节,伤了韧带之类的就完事儿了,也不像过热的刹车片,在水里浸一浸还可以继续跑…

五、还有更多形形色色的问题,例如转向系统避震系统、灵活调节身体高度的能力、交配方式,以及柔软可以用于避震和保护硬质骨骼的外胎--如果轮子是像鹿角一样可以脱落的硬物,又无法方便地更换备用“胎”,那么怎么才能够时时保持它的外胎柔软和完整呢?

上面所说的废话中,有的其实算不上决定性的因素,因为总有我们想像不出的生物器官来嘲笑我们以现实中的轮子为原型所进行的比照--但即使轮子这种“器官”有进化出的可能,说它进化的成本很高、道路很曲折、优势未必明显,也是很有道理的。


我对”改变中国”的看法

Icesco、Zola密码遗失和 Rockie 都谈了对“改变中国”这个群组的看法,那么我也来啰嗦几句:

我的想法是,既然这个组的名字一开始就叫做“改变中国”,那么便决定了不可能只关注一两件具体的事情--改个名字当然也可以,可是到底与初衷有了差距,毕竟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各个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而不是在某一个方面努力了半天,却只能够面对更多的无法改变的事实唉声叹气。
有具体的行动是很好的,行动永远胜过空谈。但是群组最大的好处自然是体现在交流、讨论、组织上面,只要把握得好,我相信不但不会陷入空谈,还会对实际的行动有大帮助。

Zola 的观点是,“先改变自己,用以身作则的方式影响家人。若能先当家人的榜样,也许下一步就能影响朋友,影响我们的社会,改善我们的国家!”
而我的观点是,改变自己自然是很有必要的,但变成为怎样的人?是要“成为一个有绅士风度的有钱人”吗?可我又对这样的目标十分的怀疑,因为这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其他人共同富裕”是一个思路--在一个没有法治、民主、平等、公民权利的社会里面,绅士风度只是表面文章,而有钱已经是大部分人的终极目标了,当个人为这种目标奋斗的时候,它有可能会也有可能完全不会对中国的改变产生作用。而且我反要担心有什么东西能够保障实现这样目标的人还记得当初的理想。
我相信 Zola 在憧憬一个理想中的中国的时候,期待她的国民具备的一定有比“绅士风度”和“有钱”更宝贵的东西吧。

这个群组刚成立,在是否宣传“抵制日货”的问题上就有了小小的分歧,这让我感到,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埋头去做自己认为绝对正确的事情,而是培养我们相互沟通、相互理解、在平等交流的基础上取得共识的能力。
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人吵得面红耳赤,或者不欢而散,基本上都是因为认为自己绝对不会错,必定是对方愚蠢又偏执,然后拒绝进一步了解对方的想法,忽视对方的意见,坚持我行我素。有人说中国人不团结,是因为异见太多的缘故,一个脑袋思考了,事情就好办了;我不这么认为,有不同的意见反倒是应该鼓励的,但是互相之间不能容忍,各自在自认为完美的道路上走向极端,确实容易会乱成一团。

我觉得我们首先是要有平等与自由的观念,只有将其他人摆在与自己同等水平的位置,并且坚持自己的思想不受干涉与控制,才不会盲目服从权威或妄图控制别人的头脑,滑向奴隶或独裁者。
然后是理性的态度与包容的心态。理性的态度不等于绝对的实用主义,一切都从实际利益出发看待问题,而是说要尽量拒斥偏见、无条件服从、趋向极端、轻率武断和逃避思考的态度;包容的心态则同样是理解的基础,它的背后是普遍的同情心、承认人性的价值。
扩展开去,我也希望周围的人能够尽量向这个目标看齐--实在做不到也没办法,只好努力要求自己了--说它难以实现,确实是很难,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我们身处的社会环境、甚至我们头脑中‘暗含的绵延数千年的文化观念,都会与这样的思想相冲突;说它容易也确实容易,因为它既不需要你腰缠万贯,也不需要你手握重权。

好了,说得这么好听,具体该怎么做呢?
我的建议是,定期讨论一些有争议的话题,社会问题也好,公民权利也好,提高自我修养的方式也好,甚至政治是非也不避讳,越是容易激发尖锐的批判,越是容易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的题材,越应该鼓励积极讨论。
对同一件事物,每个人审视的角度都各不相同,每个人的理解肯定都不相同,如伍岭老师所说的,在群组中“更多的了解社会中其它人的想法,倾听别人的看法。在讨论中丰富我的知识,提高我的认识,增长我的阅历和经验。”不也是好事一件么?

也许有人会觉得做得太过火会被封杀,但我想大家都能够掌握住这个度--况且,即使本来在我们看来是很正常的话题,不一样的也会被禁止么?与其等到那一天,不如抓紧时间多说几句话吧。

另外,像 1KG微笑图书馆这样的脚踏实地的行动当然是很好的,但我的想法是,既然我们提出的是“改变中国”,那么具体到一个方面的动作未免有些不够全面;同时,像那样的项目和活动又确实是最容易看到实效的方法。所以我建议,这里也可以成为一个类似活动的信息交流中心,你看到什么需要帮助的人,想到什么好点子,认为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有哪些,找到哪些还没有人关注但值得大家支持的活动,以及一些心得感想,都可以在这里谈一谈。

欢迎大家再谈谈自己的想法。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