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围了

今天特地去看了情况,从示威职工给出的材料来看,事情大致是这样的,我不保证我的叙述完全正确:
7名职工从1959年一直工作到1995年,退休之后的待遇却不算是国营或者集体企业正式职工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也不太明白,总之他们打过官司之后,法院已经判定他们胜诉--但问题是,法院的判决得不到执行,县政府、县分公司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公司相互推诿扯皮,致使这些职工一直得不到应有的补偿。于是他们只好到省公司门口要求按照法院判决和政府的相关文件给予他们补偿。
今天中午围在门口的人群已经散去,这件事最终有没有解决或者如何解决,我无从得知了。

上午正好体检,结果都比较正常。不过冬天到了之后,体重又上升到了69.5公斤…

体检之后公司门口的人群还未散去,没办法回去工作,于是跑到图书城,倒是找到了几本有趣的书:
《天真的人类学家--小泥屋笔记》,作者 Nigel Barley,上海人民出版社。
西西弗的神话》,作者加缪,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屎捞人》的一套漫画,《浮屎若梦》、《在路途上》和《屎诗童话》三册。谢立文著,梁智添画,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篇幅短小,和《麦兜》系列相比,恐怕没有小孩子愿意看吧,大概只适合成人?我倒很喜欢这种风格:)
它的相关网站上内容不多。


被围堵

今天公司门口被不满安置的职工围堵,下班的时候大家都走不脱,其时天色已晚,只好搭楼梯排队从围墙翻出去。
据说是以前的合同工对于公司的安置不满,要求严格遵照某个协议文件执行。我出去的时候人数应该比高峰时期少了不少,看他们挂出的横幅看不出个所以然,看明天有没有机会弄清楚原因。
但愿此事能够尽快妥善解决,毕竟时间拖久了对双方都不利。

看到了拉宾与其夫人的墓碑后,希望今后自己和爱人的墓碑能够像一本书,两人各占一半,合则为一本。墓志铭?还没想好呢。以后有没有墓碑还说不定,也许死无葬身之地呢?


Orz

虽然很早就知道了维基百科,可是到今天我才开始试着修改条目…
有时候连接的速度太慢,比较容易打击士气:)

Zonble 录了一首《好人歌》,可惜速度也不快 >_<
下载的人实在太多,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歌词如下:

小姐啊小姐,妳真是美麗。
烏溜溜的秀髮,水汪汪的眼睛。
只要一想到妳,我滿心都XD。

今天啊今天,我鼓起勇氣。
到底心歸何處,我想要問問妳。
但妳的答案,真讓我 >_< 。 (好人∼)說我是好人,妳說真是對不起。
(好人∼)說我是好人,就宣判我的命運。
(好人∼)說我是好人,我挫折俯跪不起。
(好人∼)說我是好人,我只能orz…。

个人感觉,旋律还可以改进一下下。
去的几个 Blogcn 站点在 Firefox 下都可以发表评论了,好现象。

Idea Recording 一文提到当你产生一个绝妙的念头或者有个可能会转瞬即逝的灵感需要把它记下来时可能处于以下的情况:
·洗澡的时候
·马桶上蹲点
·飙车上班途中
·遛狗时
·洗盘子
·听音乐
·出席一个极其乏味无聊的工作会议

嗯,好像如果你端坐在电脑面前,或者准备好文房四宝,绞尽脑汁想挤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的时候,往往比便秘还痛苦。
据说有人曾考证如厕时人的大脑活动最为活跃,常有惊人灵感涌现,不知是否因为当年原始人出恭之时因为防御值机动力降到最低需要时时防范周围的危险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需要思维清晰注意力集中的缘故…难怪当年《Game 集中营》及其《电刑室手记》被奉为如厕极品。
次一级的大概是在洗澡的时候,所以阿基米德会从浴缸一跃而起大喊“我找到了!”。
其实,睡觉之前也常有无聊的念头像开水中的水泡一般不断冒出来嘛。

除了笔记本、小卡片、小录音机、电脑、手机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我们“留住每一刻”的无聊念头呢?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思维快照”这种东西啊?万一被拿来当做给思想犯定罪的证据怎么办?那可就糟天下之大糕了。


中国历史地图集

好像到了晚上11点之后才会有 blog 的欲望…

rakaz 的 blog 上可以找到很好看的 Firefoxwallpapersavatarsbuttons

使用 Firefox 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去 Firefox 中文社区交流,虽然目前那里人气还不算旺。

kzeng 在他的 blog 上提供了查看《中国历史地图集》的链接,有意者请速前往。我才下载了原始社会时期的地图。

看到他22日贴出了 mesh 的《参合陂·慕容垂》,真是巧,本来我整理了一下原文,比如把拆开的汉字都合并了,准备在 Sunday Bloody Sunday 上面贴出来,结果一直报出错贴不上…看来要把那里改名叫做 RPWTER 了…


William James 的实用主义

发现有许多人的想法和实用主义哲学家 William James 的理论相近。他们对什么是“真实”的“事实”不感兴趣,认为只要会有好结果,相信一个虚假的、谬误的东西也没有关系,如果相信“纳粹集中营”或者“文化大革命”在历史上从来不曾存在过能够带来足够多的好处,他们也便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人十分认同“历史不过是任人篡改和利用的东西”这句话--William James 本人是不是这个态度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种观点是发自于一种带有怀疑论色彩的世界观,他们的思路是:怀疑 -> 否定真理概念 -> 肯定纯粹经验 -> 实用观点 -> 信仰、采纳、肯定符合实用原则的事物。假如持这种观点的人劝说我们要信仰某宗教,那么不论是无神论者、疑神论者还是有神论者,都要小心警惕。

对无神论者来说这是自然的,显然这样的观点和证明神的存在无丝毫关系,通常是唯物主义者的无神论者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地“堕落”到否认过去客观实在其实并不实在的地步。

对疑神论者来说,就比较难办了。由 William James 的实用主义导向宗教也是一条由怀疑后的废墟走向重建世界的道路,并且看上去平坦通达,很容易让怀疑论者心动。还好,罗素这个挑剔的疑神论者指出,“真实的”和“实用的”这两者之间还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James 等人的思路的第三步跳跃得太仓促了一些。

至于对有神论者来说,即使 James 提倡其他的人们去信仰的恰恰是这些有神论者所信仰的宗教,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这两类人的气质和理念是截然不同的,持有 James 式的实用主义观点去“信仰”什么宗教,在我看来,反而是对那宗教的不虔诚,或许他们都是求仁向善的好人,却绝对是信仰上的投机分子,他们所信的,终究不是一个超越世俗的对象。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