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分级制度

觉得我自己并不是一个敬业的人,我会很投入地做我喜欢做的工作,却未必会同样投入地做我应该做的工作…XD

在里屋看到有人贴出《黄药片》的科幻小说,印象中似乎看到过题材类似的中长篇或者电影…还是我产生了幻觉?
同时看到有人贴出《冰淇淋王国》以及原文 The Empire of Ice Cream 的地址,不愧是夺得雨果奖短篇小说的作品,至少文笔上是没得说的:)

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打算推出适合中国的游戏分级制度
有人认为未成年人的心理不会被游戏影响,如果沉迷游戏或者出现暴力、色情倾向,那是因为当事人自己心理有问题。然而我并不敢这么看,成年人通常都有足够的分辨力,自然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未成年人则不同了,在成长期间其心理确实是极容易受他们接触的信息影响的,并且其不能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因而对未成年人接触的游戏采取审慎一点的态度是较为可取的。有人还说,对现在的小孩子来说 OOXX 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又何必对涉及色情的游戏管得过于严格呢?我的观点是,打个比方,尽管现在抽烟的未成年人比例不小,我们也要为控制未成年人抽烟的现象而努力--推崇自由放任不是成年人放弃社会责任的借口。

但是,有些事情矫枉过正就不太美妙了。在这个游戏分级制度的草稿中,有关于“文化内涵度”的分级标准,其中又有一条特别说明:“如果在文化层面的发掘上,对宗教内容的设计过多,或对非官方承认宗教,或邪教有一定的涉及 ,则需要重新考量该游戏的评价。”
虽然我对哪怕是官方承认的许多宗教都素无好感并且严密防范,还是对这一条十分不满。如果有什么宗教的存在违反了国家法律,严重影响了社会正常秩序和游戏者的心理生理健康,那么无论它是否曾经或当时被官方承认,是否是属于反社会反人类的某种组织,在游戏分级制度中提出对这类意识形态的警惕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仅仅是因为游戏涉及宗教的内容较深入便要用另一种标准再次筛选一道(而且还是确定在文化内涵范畴内的级别),恐怕是管得太宽了一些,要知道一款作品有没有文化内涵,从来都不是由几个所谓的文化人拍拍脑袋拿起红蓝铅笔随手划划就能够决定的,更何况,对宗教(包括合法的宗教)的特殊对待也有违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

另外提一句,“游戏内部社会体系的秩序”这段评判标准纯粹是网络游戏发布之后才能够看得出来的,不知道在评定级别之前评审者们是否有足够的智慧看得出哪个游戏的规则在目下的社会环境中会导出什么样的秩序…我对此表示最深的怀疑。看来必须得在上市之后才能够评测打等级分?

记得以前写议论文,老师批评我“而”这个字用得太多,许多没有转折、承接的地方也用上了。到现在这种毛病好像也没看到减退,“也”、“然而”、“但是”、“不过”、“并”、“即使”…这些词仍然不知疲倦地频繁出现,如果写完一篇文章后不花时间修改一遍,阅读它的人或者会一头雾水或者会抓狂吧?:P


真诚是最根本的美德

新语丝上张远山的文章《中国的喻体——以自我神化的“网络意见领袖”王怡为例》看得我头晕脑涨,似乎是有些小题大做了,但愿只是因为此文实在太啰嗦而使我没有看到其精彩之处吧。麦田1999在《二桃杀三士:王怡张远山方舟子之争》中的观点我是基本赞成的。

不过其中除了“一米线”的比喻外,还有一段话也有意思:

“事先永不防范,而事后不遗余力儆其效尤,正是鲁迅的独特‘恕道’。传统的恕道是在后的:先防范,被伤害后无力反击,于是不得不‘宽恕’;而鲁迅的恕道是在先的:先不防范,对方的言行证明他不配得到信任后就‘不宽恕’了。很明显,传统的事后恕道,大多是弱者的虚假标榜;有能力反击却真正宽恕的人,少得几近于无。而鲁迅的事先恕道却是货真价实的,是真正的大恕;当然也由于他是强者,事先不防范,是因为有真正的实力和自信。那种事先用阴暗龌龊的不信任逼得人人自危,弄到不可收拾才来抹稀泥,卖弄其事不关己的‘宽容’,正是鲁迅毕生视为死敌的传统毒素。”

和我的原则倒有几分相像,那些不配得到我信任的人做不了我的朋友。
只是“事后不遗余力儆其效尤”我却不怎么喜欢。我既不怨恨也没兴趣报复那些因种种原因失去我信任的人,因为在我看来,失去别人的信任就已经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了,所以即使我有这个力量通常也懒得去进行所谓的“反击”--这可跟什么宽恕的美德无关,如果我很想报复某人却最终心一软主动放弃了,那才叫做宽恕。
当然,如果有人无耻到不在乎他的信用,那么我也只好挽起袖子去敲他的头了:)

--通过谎言和欺瞒可以伪装善良和美丽,因此,真诚才是最根本的美德。

顺便提一下,回复里有一段话虽然跑题,但还是说得不错:

“作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们面对政府的时候有着很强烈的道德优越感,景况越是艰难,他们的优越感越重,但是面对百姓的时候,他们又有多少真正了解百姓,多大程度上可以代表百姓呢?这有时候其实会是一个问题。”

记得以前还看到过一些针对中国的自由主义者的警言,一针见血地精辟,可惜那个时候没有 Furl,还不知道有没有保存下来…

兔子在某篇与方、张、王的争论毫不相关的 Blog 中用“文人相轻,博客相重”作标题。和一贯乐观的他不同,对于未来的 Blog 和 Bloggers,我只能够说声,“但愿如此”吧…

幽冥在群里推荐的,农行员工向行长进言
看了之后第一点感想是,很感动,不知道我们公司有没有这样的意识,我们的员工有没有这样的热情和见识。
第二点想法是,以 Blog 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能否实现类似的效果?有影响力的公众论坛、公司架设的 Blog以及员工自建的 Blog,三者之间的差异会导致它们在实现网络“进言”中发挥出哪些不同的影响?

虽然很久没去了,Blogcn 也不至于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我的模板给换了吧?还是模板的提供者自己进行了更换?
还好我已经搬家了,而且还一直保存有个人编辑过的代码,要是一个仍然活跃的用户,并且忘了保存经过个性化编辑的代码怎么办?现在连留言本都变成了错误报告单,像以前那样N个用户在留言板中声讨的情景再也看不到了哦。

Keso 提到的测试 Are You a Blogaholic? 中得了60分,下面是其他的结果:

AVG SCORE 42.9%

14179 people have taken this silly test so far.

1913 people have scored higher than you.

11476 people have scored lower than you.

790 people made the same grade as you.

60 points is in the 51 through 80 precent
You are a dedicated weblogger. You post frequently because you enjoy weblogging a lot, yet you still manage to have a social life. You’re the best kind of weblogger. Way to go!

当然喽,These results are just for fun. 不用太在意:)


一些胡思乱想和引用

如果你对某件事情不清楚,那么你的想像可能会让此事显得很神秘很高明…

来自 Owen’ s Weblog 的 《Foo Camp – Geek们的反蹼归真》:

我不止一次的看到“评论员”文章讨论Google的这个“市场策略”,GMail的邀请模式是多么成功,有效的市场运作之类云云,慢慢的我也开始告诉自己,Google的市场策略真“牛”。在Foo Camp上,当Scoble和Gmail项目经理Chris Uhlik聊起这个话题时,Chris却告诉他没有公开GMail注册的原因是因为Google没有足够的服务器负担所有人的申请,他说”每当我们买进了一批新的服务器,并且配置好以后,我们就派发下一轮的邀请。”

**********

如果你的信息不够,那么难免胡思乱想。
对于一塌糊涂论坛被封事件,哪个方面基于什么理由因为触发了什么才决定要封杀坛子,我找不到多少可靠的信息,倘若我因此生出许多不老实的联想,那可不是我的责任:P

又开了一个两全其美…独善其身尚且不可,何况两全乎?

北大法学院贺卫方教授也看的不爽了,贴了一篇《就“一塌糊涂”网站关站事致北大校长书》,且看事件如何发展…

**********

没有足够的生活阅历,又怎么求得真的艺术?

斯巍对中国动漫的一点思考,来自《国产动画精品—〈山水情〉》:

  一提到国产动画就知道我是在找骂。国产动画长期以来如此深深伤害了中国动漫迷的心,以至于在很多人心中国产动画与“二流”、“无趣”等词有某种先天性的联系。但很多问题都不能以偏概全。这里我想提到的,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山水情》。

  该片产生于上个世纪的80年代末,采用中国完全的水墨式作画,情节并不复杂,整个片子甚至没有对话,长度也只有十来分钟,但却一举拿下若干国际动画大奖,即使在今天看来,我认为它仍然是国产动画片中的精品。

  至于原因,就让我在此论述一二:

  该片最大的特点在于充满了隐喻性。

  短片讲述了一位文士渡河后昏倒在地,被渡河的小伙计救起,在小伙计的茅屋养病的同时,教会他弹琴然后又离开的故事。短片中充满象征意味的有以下一些元素:琴、琴声、风、风声、鹰、风雪等等。文士出场的时候没有任何道具,除了那张琴。甚至在他晕倒在地时,他也抱着那张琴,我想我们可以认为,那把琴是文士某种精神品质的物化,而最后他将它赠送给小伙计,是表达了一种传承关系:通过教导弹琴,文士将自己的精神品质传给了小伙计。文士在渡河时,在最后离开走向茫茫前途时,除了水墨画出的重重山峦,还有呼呼的风响彻耳际,这也是非常明显的比喻,象征着文士所要面对的处境,反衬了文士的品质。至于翱翔天空的飞鹰,“有志比天高”正是其本体。看完片子,有点辨别能力的观众都能很清楚地明白,导演想要让片子里每一样东西都有一个具体的中国式的比喻、指代,而他也做到了,并且这些指代都一点也不生硬,非常自然,只要是中国人,都熟悉这些指代对象所表达的意思,这正是我认为片子高明的地方。

  该片另一大优点便是它充满了中国式的优美韵味。

  片子没有任何对白,出现的声音有叶笛声、琴声、水声、风声、动物声。小伙计的笛声悠扬、无忧无虑,体现了小伙计天真、活泼的个性。琴声空灵飞扬,时而轻柔时而凝重,时而忧郁时而果敢,充分体现了文士复杂、坚决的心理。风声凄厉,将风雪中恶劣的环境刻画得更加逼真。各种动物的声音又让春天的来到显得极其可爱。更重要的是,这些声音非常中国化,充满了中国式的优美,恰到好处地将动画要表现的内涵深刻表现出来了。我想我可以用一个比喻来形容欧美和中国的音乐风格:欧美音乐的代表是交响乐,这种音乐象是刮到天际的狂风,将人的心灵也一同刮走,而中国的丝竹音乐则象是秋日从树上飘落的树叶,仅仅只拨弄心灵的一根细弦,却同样动人心魄。除了声音,片子的构图,镜头移动的速度,都具有不同于欧美自己独特的中国特色,这真的是绝妙的中国味道,即使我生于斯长于斯的人,看了都觉得:真的美,真的优美,中国的东西,真的很棒!这样的片子,如何能不在国际上得奖?

  整部动画就是通过这些简单的情节和声音,将中国文人长久以来的追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用最中国的方式表现出来。

  到这里不由想发些牢骚。就我个人而言,90年代后的中国动画,在所要传达的意境上都没有再达到《山水情》那样的高度。《宝莲灯》、《梁山伯与祝英台》皆是,当然后者要好些。中国动画的问题在于:在急于娱乐化、大众化的同时,丢掉了自己的中国精神。

  许多人认为,中国传统精神不够现代,不是中国动画的发展方向,这绝对是错误。如果中国动画没有了中国精神,无论它再宏大,再漂亮,那也是垃圾。并且中国传统精神和中国现代精神从来都是在本质上一致的,无论是传统还是现代,那是一条河中的水,不可能完全分得开。

  那么到底什么是中国精神,如何用现代的独特的手段表达中国精神?

  当然传统的水墨动画技术想要表达更多更精彩的画面在投资角度上已经可能性不大了,因此中国精神的传达只能通过画面和情节来展现。画面构成问题也不大,中国导演在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确实形成了自己的中国风格,但是情节却始终是我们的致命伤。人物的类型化,对日本动画的模仿,情节的简单化,幼稚化,始终是我们的大问题。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中国动画将永无出头之日。因为这就象土老帽可以穿西服,但贵族气质他是永远也不可能拥有。

  所以我认为亲爱的动漫人们,应该在不断发展自己的绘画技巧的同时,发展自己的故事叙述技巧和自己的生活历练。

  我不相信一个每年花父母三万元蹲在学校废寝忘食画画的学生能清楚地明白什么是中国精神,我也不相信他们有什么真正值得一说或者告诉读者的东西,他们的阅历太浅,思想太浅,他们还没有经历过生命里真正的痛苦和悲伤,因此他们无法通过这些悲伤和痛苦到达生命真谛的彼岸,因此他们的作品只能是某种无病呻吟或者“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东西。原谅我说得如此尖锐,可是事实正是如此。

  而真正有这些经历的人,要么写不出可以改编的故事,要么不屑于写动漫剧本,这正是中国动漫不发达的一个原因。

  所以我认为,中国动画一方面要充分从自己的土壤里吸取养分,弄明白什么是现在的中国精神,一方面要充分感受国际化的阳光,学习先进的动画技术和表现方式,最后培养出自己的动画创作者,才真正能摆脱成为发育不良的黄叶草,最后在好莱坞的狂风中被拔地而起的命运。

**********

忽然心血来潮想买《生命因你而动听》(Mr. Holland’s Opus)、《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和《弦动我心》(Music of the Heart)的 DVD,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够找到…


审判日

10月份《科幻世界》上何夕的《审判日》(The Last Judgement)似乎有《少数派报告》和《记忆裂痕》的影子,或者是我联想太丰富了?

目前国内呼声最高的科幻作家应该是刘慈欣吧?然后是王晋康?不过我并不是很喜欢他们的科幻小说,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浪漫有余,严谨不足”。我们的科幻小说历来缺少硬科幻的大师…

何夕和他们比起来,给我的感觉是他的思考偏向极端多一点(所谓无理手是也 XD),而且悲观情绪的成分更多一点,细微之处能让人若有所思的东西也多一点(刘的文章更多的是影响人的情绪,可惜不合我胃口),所以有时候我会更喜欢他的文章。(据说有人因为他小说的主人公都叫做何夕觉得此人YY情结太严重而不喜欢他-_-#)

不过本期的《审判日》让我失望。

具体内容就不多说了。文中提出的“了解人的思想(并作出价值判断和进行预防)”这个题材可以做很大的文章,也可以做很深的思考。
倘若大家都能够知悉对方的甚至是以往无法接触到的任何一个陌生人真实想法,那么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我认为,这种认识人类社会的全新的方式会彻底改变许多事物,而不是像故事中那样叙述几段感情、死几个人、来场小冲突小闹剧就完事了。

什么是道德、什么是正义、法律会要如何适应新世界、宽容的尺度要如何变动、权利与自由是否要重新定义、个人与整个人类的前途安危的关系要如何重新思考、保守的和激进的派别会如何利用这种技术、怎样保证检测手段的公正和检测结果不会被篡改曲解、谁来解释含糊不清的信息、谁可保证对哪一类具有何种思想的人采取什么措施才能够保护人类的安全…等等等等,如果这样讨论下去,就是写三部曲也未尝不可,能够批判和发挥的东西也实在是太多了,然而在《审判日》中,我看到的只是对人类自己充当公正审判者的渴望(很奇怪,似乎正统的基督徒是不会说这种话的),是不会随着人们的认知水平而不断变化的普遍道德标准,是对于一个复杂而致命的系统的莫名其妙的轻易信任(不仅是安全上的,而且是功能和效用上的。),是把对复杂记忆的取舍处理不合理地简化到仅仅设定一个过于简单的阈值,以及一个老套又小气的故事,这个故事在第16页便嘎然中止,甚至“审判者”系统对今后有什么重要影响都是皆大欢喜式地一笔带过,真不知何夕是按部就班写到这里就准时下班,是没有勇气对自己的这个“审判”设想进行更深入的剖析,还是没有能力去把握一个更广阔宏大的题材了?…

刚看《审判日》开头的时候,本还期待一个带有乌托邦色彩的技术应用在崇高道德指引下被现实彻底背叛和无情嘲笑的精彩故事,到了一半发现文中对“审判者”系统忧虑、质疑、反对最强烈的“崔文”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承认“也许你是对的”(实在是对不起他几年以来的执著啊),便知道本故事对自身的挖掘也到此为止了…

轻喜剧《郁金香芳芳》里面让一心追求公主的芳芳见识到了真正的公主的“可怕”而打消了他一发而几乎不可收拾的浪漫幻想,恐怕也比何夕最终还是没有舍得好好用想象折腾一下文中的“理想社会”来得有见识吧:)

Google 了一把,“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话竟然分别“出自”路易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四位法国国王,还有个罗马皇帝,实在是不得不让人狠狠地寒一把啊…

另外提一下,《审判日》中前面几段何夕的发言,可算是很典型的基督徒或其他有神论者论证无神论者无道德的例子,可惜的是,假如所谓的“绝对正确的科学的无神论者”都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人的话,那么无神论者不也有充足的理由担心有神论者打着“爱、信仰、终极关怀”等等的牌子心安理得地制造人间惨剧吗?有些有神论者一边用“我信神,我有信仰,你不信神,你没有信仰,所以我比你更接近公正仁慈,所以我比你更有道德”这种逻辑,一边教训着别人要懂得谦卑和敬畏,我想,谨慎而善于反思的无神论者大概都不至于有这样的自负吧?…

《A Sound of Thunder》中说到人类回到过去狩猎,因为不慎踩死了一只蝴蝶而导致“现在”混乱。可是,蝴蝶效应的威力就这么小么?难道要到了蝴蝶量级的事件才会对未来产生重大影响么?想想一个时间旅行者他到达世界有什么影响吧,其中任何一个小小的事件--例如原本照射到野草上的一束阳光现在被这位不速之客给吸收了,或者落到来访者的视网膜上--都有可能因为蝴蝶效应累积出对未来不可预测的翻天覆地的变更,从这一点来考虑,大多数描写时间旅行的科幻小说是在做精度极低的运算,更进一步的考虑,甚至时间旅行本身能否可能都是值得怀疑的…


实验报告

大学物理实验课的时候,我是小组长,管着7、8个人实验报告的上交(做实验的时候一般是两个人为单位合作,组长除了收报告也没什么事)。实验课本身没什么难度,照着课本一步步做就可以了,基本不需要人动脑子想问题,只需要做实验的时候细心一点、动手勤快一点即可。

对实验报告的打分很大程度上是根据实验数据和理论值的吻合程度来的,如果你的数据和理论值相差比较大,看上去不够“美观”,那么评分不会在“B-”之上,因为这说明你的动手能力不够。
然而,本校实验仪器的质量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所谓精密仪器,实际使用中是一点也不精密,仪器指针无法归零、砝码生锈、弹簧老化等等,都是司空见惯的,所以很难得到符合理论的数据。虽然如此,假如我得到的数据不够完美,老师偶尔给个“B+/-”,我也无话可说,毕竟不能够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仪器上。

不过一些同学对实验的态度就不太好,我们这一组的就有几个人要么是抄其他人的数据,要么是自己伪造,我收实验报告的时候看见他们在抄和补,好心好意劝告了好几次他们也是笑嘻嘻的照写不误,后来有一次干脆把我手中的拿过去抄,于是我再也忍不住了,去交报告的时候向老师指出了那些抄袭和篡改了数据的报告,并建议老师核实情况后给个低分。
回去之后我又把那几个同学找过来说清楚了情况,毕竟背后阴人不是我的目的,希望他们今后端正态度,填写实验数据时实事求是。

此事最后的结果呢?那几个同学的实验报告打了C,老师也在接下来的一次实验课上告诫大家不要抄袭和修改实验数据,当然那几个同学因为和我平时关系还不坏也没有怪我,不过,好像这种现象还是没什么改变…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