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计算机的名言

“Computers are useless. They can only give you answers.” – Pablo Picasso

计算机没有什么用处。它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你答案。 --Pablo Picasso

“Distributed file systems are a cruel hoax.” – Zalman Stern

分布式文件系统是一场残忍的骗局。 --Zalman Stern

“A computer lets you make more mistakes faster than any other invention in human history, with the possible exception of handguns and tequila.” – Mitch Ratcliffe

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发明中--也许不包括手枪或龙舌兰酒--计算机是让你犯错误最多最快的。 --Mitch Ratcliffe

“Computers make it easier to do a lot of things, but most of the things they make it easier to do don’t need to be done.” – Andy Rooney

计算机使很多事情更容易做到,但其中大部分并不是必需。 --Andy Rooney

“Computers do not solve problems, they execute solutions” – Laurent Gasser

计算机并不解决问题,它们只是执行解决方案。 --Laurent Gasser

“Large increases in cost with questionable increases in performance can be tolerated only in race horses and women.” – Lord Kelvin

如果大幅增加费用换来的只是性能可疑的提升,这种情况仅仅出现在赛马和女人身上才是让人可以容忍的。 --Lord Kelvin

“Memory is like an orgasm. It’s a lot better if you don’t have to fake it.” – Seymore Cray (on virtual memory)

内存就象性高潮。不作假会好一点。 --Seymore Cray (对虚拟内存的评价)

“Software Engineering is that part of Computer Science which is too difficult for the Computer Scientist.” – F. L. Bauer

所谓软件工程就是指计算机科学中对计算机科学家来说太难的那一部分。 --F. L. Bauer

“Base eight is just like base ten really, if you’re missing two fingers” – Tom Lehrer

八进制和十进制其实也差不多,如果你少了两根手指头的话。 --Tom Lehrer

“There are 10 kinds of people in the world, those that understand binary and those that don’t.”
“There are 10 kinds of people in the world, those that understand trinary, those that don’t, and those that confuse it with binary.”

这个世界上有 10 种人,其中有些是能理解二进制的,有些则不懂。
这个世界上有 10 种人,其中有些是能理解三进制的,有些不懂,有些则把它和二进制弄混淆了。

“If you torture the data enough, it will confess” – Ronald Coase

如果你拷问数据到一定程度,它自然会坦白的。 --Ronald Coase

“As far as we know, our computer has never had an undetected error” – Weisert

据我们所知,我们的计算机还没有未被检验出的错误。 --Weisert

“If you give someone a program, you will frustrate them for a day; if you teach them how to program, you will frustrate them for a lifetime.”

如果你交给某人一个程序,你将折磨他一整天;如果你教某人如何编写程序,你将折磨他一辈子。

“Documentation is like sex: when it is good, it is very, very good; and when it is bad, it is better than nothing.” – Dick Brandon

文档就如同“性爱”,当它好的时候,简直美妙得无与伦比;当它糟糕的时候,又糟得一塌糊涂。 --Dick Brandon

“Programming is like sex: one mistake and you have to support it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 Michael Sinz

编程就好比“性爱”,一个错误就能让你一辈子不得安宁。 --Michael Sinz

“Perfection is achieved not when you have nothing more to add, but when you have nothing left to take away.” – Antoine de Saint-Exupery

无一分可增不叫完美,无一分可减才是。 --Antoine de Saint-Exupery

“Einstein argued that there must be simplified explanations of nature, because God is not capricious or arbitrary. No such faith comforts the software engineer.” – Fred Brooks

爱因斯坦经常说必定存在对自然的简单解释,因为“上帝”不(应)是反复无常或独断专行的。软件工程师可没有这样的信念作安慰。 --Fred Brooks

“Managing senior programmers is like herding cats.” – Dave Platt

管理一堆高级程序员就象放牧一群猫。 --Dave Platt

“If the code and the comments disagree, then both are probably wrong.” – Norm Schryer

倘若代码和注释不一致,那么很可能两者都是错的。 --Norm Schryer

“If your computer speaks English, it was probably made in Japan.” – Alan J. Perlis

如果你的计算机说英语,那么它很可能是日本造的。 --Alan J. Perlis

“/* You are not expected to understand this */” – comment in the context-switching code of the V6 Unix kernel

这一句比较让人郁闷,还是不翻译出来的好:) --V6 UNIX kernel的context switching代码中的注释

“The generation of random numbers is too important to be left to chance” – Robert R. Coveyou, 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y

随机数的产生实在太重要了,不能够让它由偶然性来决定。 --Robert R. Coveyou, 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y

“Before software can be reusable it first has to be usable.” – Ralph Johnson

在软件可重用之前先得可使用。 --Ralph Johnson

“To err is human, but for a real disaster you need a computer.”

人的过失会带来错误,但要制造真正的灾难还得用计算机。

“Error, keyboard not found – press F1 to continue.” – BIOS system message

错误,没有发现键盘 - 按 F1 键继续。 --BIOS系统的提示信息

“When all else fails, read the instructions.” – L. Iasellio

走投无路时再去阅读说明。 --L. Iasellio

“The memory management on the PowerPC can be used to frighten small children.” – Linus Torvalds

PowerPC的内存管理可以用来吓唬小孩子。 --Linus Torvalds

“Never trust a computer you can’t throw out a window.” – Steve Wozniak

永远不要信任那些你无法将其抛出窗外的电脑。 --Steve Wozniak

“The most likely way for the world to be destroyed, most experts agree, is by accident. That’s where we come in; we’re computer professionals. We cause accidents.” – Nathaniel Borenstein

许多专家认为,导致世界毁灭最可能的原因是意外事件。那正是我们在做的;我们是计算机专业人士,我们正在制造意外事件。 --Nathaniel Borenstein

“The disadvantage of working over networks is that you can’t so easily go into someone else’s office and rip their bloody heart out” – Jim McDonald

将网络引入工作后的缺点是,走进某人的办公室并将他剥皮拆骨远不如以前那么方便了。 --Jim McDonald

“I invented it, Bill made it famous” – David Bradley (wrote the code for Ctrl-Alt-Delete on the IBM PC)

我创造了它,比尔则让它声名远扬 --David Bradley (他在 IBM PC 上写出 Ctrl-Alt-Delete 的相关代码)

“Unix is user-friendly. It’s just very selective about who its friends are.”

UNIX 是很友好的,只不过它结交朋友时很有选择性。

“Welcome to DALNet! Where the men are men, the women are men, and the teenage girls are undercover FBI Agents!” – DALNet IRC Welcome Message

欢迎来到 DALNet!在这里“男性”都是男性,“女性”也是男性假扮的,而“十几岁的女孩子”都是 FBI 密探! --DALNet IRC 频道的欢迎辞

来源:http://wikiquote.org/wiki/Computers

另:上帝掷骰子吗? - 量子物理史话似乎在6月22日连载完了。

另2:《爱你就象爱生命》今天入手。当代中国的作家中能够让我嚎啕大哭又开怀大笑的人不多了,骆驼王二是一个,因为他是一个真诚得可爱的人。


谁混淆了谁的是非?

社会记录:谁动了我的童话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社会记录》6月17日23:30首播

  主持人阿丘:这本书引起的争议,比这本书厚多了。这本书的名字叫做《棋魂》,作者是一位围棋名家。要说此书引起的争议,您先听我把这本书的基本信息原原本本地道来。这本书的作者是上海的职业8段棋手曹志林。曹志林,1974年和1977年曾获全国围棋锦标赛个人亚军。1978年任围棋月刊主编。现任《新民晚报》主任记者。今年四月出版的这本《棋魂》,是曹志林八段的第一部小说,媒体宣传说它是中国第一部棋侠小说。不知道您怎么样,武侠小说我见多了,棋侠我这还是头一回听说。不仅咱们,即使在围棋这一专业领域里,《棋魂》也有头回吃螃蟹的口碑。您看在书的封底赫然印着九段棋手常昊和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的贺词“我一直期待有人写一部有趣的围棋小说,可以吸引更多的青少年踏进围棋的殿堂,现在,终于欣喜地看到了《棋魂》的面世。”

  这本小说《棋魂》,我大致翻看了一下,总共50回,故事线索是一个叫谷少龙的男孩,一天他偶然遇到了一个唐朝的鬼魂,该鬼魂棋艺高强啊,在和鬼魂的相处中在鬼魂的点化下,谷少龙终于成为了一个围棋一流高手。情节大抵如此,小说最精彩的是,懂得围棋的人是这样告诉我的,说这书里最精彩的是描写对一局一局有着悬念的棋是怎么破解的。据说大有看头。说了一大堆,终于说到争议,这本叫《棋魂》的小说引起争议的并不是书里在破解棋局上有什么差错,而是故事情节。比这本书还厚的争议是因为故事情节得罪人了。在今年5月3日作者曹志林举行的首次签名售书仪式上,被小说得罪的人也来了,这群人说他们被这本书,激怒了!

  影像:

  桑桑:我们不开心,我们一点都不开心,自从我知道他出了这本书,我们非常的不开心,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喜欢《棋魂》这样一部漫画,这样一部漫画,而是因为他作为一个,他是棋师对吧,他怎么可以这样未经过同意,抄人家的东西。
  
  旁白:桑桑,今年十七岁,是上海某重点中学高中二年级学生。

  就因为你们是大人不了解我们的心情,即便是《棋魂》爱好者,我也是希望想帮助更多的围棋爱好者,喜爱围棋,如果是借鉴的话,你最起码应该在书的第一页写好借鉴崛田由美的原作,小田健原画的《棋魂》,因为这个借鉴就像小说一样,有一个第三者,鄙视鄙视绝对鄙视。

  主持人阿丘:刚才您看到的这段影像,是跟桑桑同去的人拍摄的,那天据说去了有十来个桑桑这样的年轻人。这场面可够乱的,不过我也算明白了:桑桑她们一口咬定这书是抄袭来的,抄的是日本的一部动漫故事。所谓动漫,就是动画漫画。而作者曹志林则不服,认为自己仅仅是从中汲取灵感罢了。双方各执一词,在现场反正是谁也不服谁。究竟是不是抄袭,在专业部门介入调查之前还不能确定。不过我想办法找来了桑桑她们口口声声提到的那部日本动漫故事,这部面世5年的日本漫画作品,说来巧了,也叫《棋魂》。在这里,我大致比较了一下纠纷的两个版本:日本动漫版的《棋魂》讲的是一个叫做小光的日本男孩,一次偶然,幸遇一个“千年棋魂”,也就是一个棋力高超的鬼魂,在和鬼魂的相处中在鬼魂的点化下,日本男孩小光终于成为了一个一流高手。故事情节大抵如此,惹恼桑桑她们的,就是她们说的这似曾相识的故事情节。现在,一边是年轻人不依不饶的声讨,一边是曹志林八段的委屈和沮丧。

  影像

  曹志林:我也是看到了日本的《光之棋》出来以后,受到日本小孩那么喜欢,下棋的那么多,他们下棋的翻了十好几倍,本来不愿意学棋的,都学棋了,我想,那么好,我想呢,中国我如果写一部小说的话,如果能够吸引这些,都能够参加围棋殿堂的话,那么我作为一个工作者,我就比较好了,因为什么事情都要从小孩说起,那么写这本小说,确实我应该承认,就说,我在切入点方面,应该我研究过的,我切入点方面,我是受它启发。第一回我是借鉴了他(漫画《光之棋》)的切入点,不是全部抄袭,我后面49回,全部按照中国的,全部是自己写的。

  主持人阿丘:是借鉴还是侵权?是模仿还是抄袭?我们说了都不算,这有待具有法律效力的比对和裁定。不过动漫《棋魂》的作者和版权所有者都远在日本,到目前为止,人家并没对曹志林的小说提出质疑或者起诉,愤怒的倒是那些跟版权利益没什么关系的年轻人,准确地说就是日本《棋魂》在中国的动漫迷们。除了桑桑,还大有人在。

  影像

  Sam66(旁白:sam66, 23岁,电脑商店店主):实际出版的版本,还是80%以上还是一样的,日本的名字换成中国的,框架换成中国的。

  漫画迷小白领(旁白:harry,今年25岁,IT行业的青年才俊。):他说他是借鉴了《棋魂》的这个小说的创意而已,但是我觉得他从这点来讲完全是站不住脚的。

  影像

  上海空镜

  旁白

  虽然曹志林再三解释,但动漫迷们的愤怒远并未停止。据上海电视台体育频道报道,曾有过不俗销售业绩的上海书城多次发生《棋魂》被人撕毁封面的事件。每天打开电脑,小说《棋魂》的宣传网页上就会出现很多新的留言,愤怒的漫画迷们不断地对曹先生和他的小说发出指责,抗议之声不绝于耳。

  桑桑采访:曹志林先生他有地位,有地位什么的,他就可以出这本书,不管是不是抄袭,不管是不是借鉴什么的,他就可以出,我们就是一点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小胖子:因为动漫迷们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功利性的那种感动,对于我们来说伤害感情比伤害我们的肉体更加重要。

  Sam66:就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改过了。

  主持人阿丘: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改过了。这让我想起一本畅销书的名字:“谁动了我的奶酪?”或许,动漫迷们的愤怒很简单,就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动过了。那种东西,对动漫迷们来说可能就算是一种“精神奶酪”罢。那样的奶酪,不仅代表他们的胃口,还寄托了他们的情感和梦想。我现在要给您看一段影像资料,我估计啊,对于曹志林八段,以及我这个年龄的大多数人,尽管刚才对动漫迷的心灵世界已经有所了解,但下面的东西,是要让咱们小吃一惊的。

  主持人阿丘:您刚才看到的东西是动漫迷中最近最流行的最炫最酷的东东,我打听了一下,这个名叫cosplay,cosplay是一个近些年才刚刚出现的一个英文单词,它是costume服装和play表演两个单词组成的一个合成词。翻成中文可以叫做动漫模仿秀,意思就是指真人穿上动画漫画里人物的服装,来进行表演。不知道您看了之后是什么感觉,反正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是不是自己老了,这些年轻人玩的东西,真是越发的看不懂了,花上那么多钱干这种事,我可是办不到,其实现在年轻人中间流行的东西,我们看不懂的,还有不少呢。

  旁白:这是去年夏天在纽约一个玩具城里发生的一幕,某个时刻通过网络互相通知,500个素不相识的人突然聚集到此,众目睽睽之下,又叫又跪地朝拜一条机械恐龙,5分钟之后,所有的人恢复正常、迅速离去,留下了一群瞠目结舌的旁观者,这就是问世不到一年的互联网产物“快闪族”。最近在北美、欧洲、大洋洲、就连新加坡和香港都能看到快闪族的身影。看了之后,我就奇怪了,一大群人集体干这么一件事是什么意思呀,我的同事告诉我,它的意义就是无意义,这个无意义就是意义。

  记者: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动漫呢?

  桑桑:我也不知道,这个其实很难说得,动漫里的很多东西,是你平时里得不到的吧,现实生活太平淡了?也不是现实生活太平淡了,就是动漫更真实一点,为什么动漫会更真实呢?

  因为我觉得里面每个角色的一切生活什么的都一下子展现在你眼前,生活并不是这个样子呀,生活你并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背地里面你不知道人家干什么,背地里面不知道人家说你什么,但是动漫不一样,他们就是真正地展现在你面前,他们所作的一切所想的一切你都看得到,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阿丘:看了以上动漫族们的表演,您可能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吧:他们可不全是小孩子了啊?怎么还……是啊,最初这也是我的疑问,可我的同事说了一句话,使我茅塞顿开,他说:“一个人的心里只要深藏着童年的梦,那他的生命行走就不是以生理年龄来计算的。再说,他们这样做,也是一种努力:在不得不与童年告别之前,为什么不再深情地回头看她一眼呢?……”(随着丘读,此段打字幕显示)童年、童话,对这些已身处现实、已步入成人行列的大孩子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穿着神奇的衣服,模仿自己喜欢的动漫人物又给他们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感觉呢?

  主持人阿丘:动漫世界对漫迷们来说,除了回忆,或许还代表了一个理想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的梦想可以实现,人的真诚可以得到回报,人物关系简单而纯净。总之,现实世界的遗憾,在童话生活里都可以得到弥补。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梦是假的,可梦中的快乐却是真的!可能正是这份快乐,让他们乐此不疲吧。不过啊,我还是有点担心啊:他们是怎么穿梭于这两个不同的世界里的呢?他们怎么面对现实的压力和成人社会的目光的呢?

  桑桑爸爸:整天买这种书,买这种书有什么用呢?叫她不要买,我说买了,就给你扔出去,有什么用呀?买了整天就看这个书,学习一塌糊涂,我跟她说过明年不要搞这个东西了,绝对不允许,学校什么动漫社,什么什么头头给我辞掉,你哭的日子在后面呢,动漫对你来说,其实是蛮害你的。

  桑桑:他们可能已经忘了,自己的童年是怎么样子的,他们已经忘了,自己年少的时候是怎么样子了,可能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子,天天上班下班,骂骂小孩子或者教育教育小孩子,然后就这样一天一天一天的感觉,他们可能对社会看了很多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可能会觉得很奇怪。

  小胖子:或者我们会觉得愤愤不平,别人会认为不务正业吧,我的意思是社会上的普遍认为,这个东西不能算不务正业,你说我拼着命赚钱算不算正业,我赚那么多钱也不过就是空闲下来,喝喝茶看看漫画,钱是赚不完的。

  主持人阿丘:了解了动漫族,或许您会明白些,为什么一本书会引起那样多的口诛笔伐了。持续的抗议没有任何答复,漫画迷们不肯罢休,曹志林八段对这些指责也想弄个明白。于是签名售书20多天后,双方终于在曹先生的办公室又见面了,这次见面也是双方至今最后一次见面。

  影像:动漫迷与曹志林在曹办公室的见面

  曹:我想这样,我们经过四楼的时候,我们的领导正在开会,进我们办公室的时候,大家稍微轻一点。

动漫迷:放心吧曹老师,现在的漫迷都是很有素质的。

  曹:谩骂的太多,骂爹骂娘骂的非常难听的,大家都看见了,骂的非常难听,在网上骂的那么凶的,那肯定不是说解决问题的方法.

  动漫迷:我能问个问题吗?请问你是怎么接触到《棋魂》这部作品的

  曹:我是说日本的

  动漫迷:通过什么渠道接触到日本的这部《棋魂》作品

  曹:我是到日本去买了日本的书

  动漫迷:在这之前更早的港版的《棋魂》你是不是知道呢?还有现在翡翠(电视台)正在播放棋魂的动画,你又是否知道呢?

  曹:不 慢慢说,你不要一个一个问题这么接着,因为我们是在沟通的。

  动漫迷:曹老师我们要言简意骇一些,今天时间也不是很早,大家言简意赅一点,到底谁的问题 ,我先回答谁的问题,你自己的《棋魂》的作品,和日本的《棋魂》之间的关系,你是怎么看的,你们之间是有什么样的关系,你自己是怎么认为的?

  曹:我想我的小说,就是说在受到它的启发。

  动漫迷:这个没有问题,这个我觉得没有问题,大家武侠小说都这么写的,都是一个没有功夫的人,写到一个很有功夫的人,这是没有问题的,但问题是这个很有功夫的人,同样也是断了一只手,同样也是有一只雕,这只雕也是在天空里飞来飞去,然后那个人也是有把铁剑的,那个人的铁剑也挥得很好,然后也跑到武林盟主那个位子去,

  曹:那个就不对了,您说话要负责任,举个例子,探讨问题是这样子么?

  动漫迷:我来举一个例子,主要是他们里面,把人物关系全部都进行了对照。就是说

  曹:什么人物关系?

  动漫迷:你听我讲完

  曹:不要,我这个故事

  动漫迷:你不让我们说话

  曹:没有,我就觉得长话短说了

  动漫迷:我已经很言简意赅了

  曹:没有

  动漫迷:我们都不说了,让他一个人说,我劝您一句,悬崖勒马,我冒大不犯,我二十几岁的人,劝您快六十岁的人一句,劝您悬崖勒马。

  曹:现在我悬崖勒马,我怎么悬崖勒马,什么叫悬崖勒马呢?我就不知道,现在我已经没有前进了嘛,我出了这本书以后,我已经没有再做什么事情,我一点都不前进了,你叫我怎么悬崖勒马,比如我还继续做什么东西,走吧,很晚了,走走走走。

  旁白:动漫迷们走了,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他们任性的脸上,好像有一种获胜的喜悦藏也藏不住。而此时的曹先生,作为长者,显得愈发孤独和落魄。

  主持人阿丘:是啊,这是两个彼此陌生的世界。而且显然,双方都没有为这样的相遇做好准备。其实在见面之前我的同事问过他们,他们都说是打算冷静地沟通。但是现在,我也说不清,他们的约见究竟是为了沟通还是冲突。这里面好像也没有谁对谁错,究竟像年轻人说的那样,是成年们丢失了自己的梦想?还是像成年人理解的那样,年轻人太自我太叛逆了?

  ……

  旁白:表面上,这是小说与动漫之间的事,但实质上,却是童话世界与成人社会的一次交锋。 “动漫”,对像我和曹先生这样的大人来说,或许仅仅是一份娱乐,而在动漫迷的眼里,很可能意味着一个“精神天堂”,因为这个天堂的纯粹,他们对现实社会心存戒备,对成人世界充满警惕。曹志林,就是不小心用成人的思维触痛了童话的神经,对那个“精神天堂”来说,他就是一个入侵者,一个犯规的人。

  主持人阿丘:今天,我们看到了一群有梦的人。他们可能还是未成年人,可能是童心未泯的成人。他们不仅善于做梦,还辛苦地保卫这个梦。我们和她们的区别在哪儿呢?我们中很多人已丢失了梦,可能就算是有,也往往把它当作一种生活的虚幻。而在她们那儿,梦不是虚幻,梦就是生活本身!时间到了,今天,我不想说晚安,说什么呢–

  祝大家好梦!

抄袭就是抄袭,侵权就是侵权,还要一口咬定是借鉴加原创,在报道中倒反而成了任性少年的幼稚举动的受害者。曹志林显得这么委屈,就因为他不被人理解?难道动漫迷的感情没有受到伤害,曹志林就可以没有责任了么?分明是一个法律上的问题,为什么要扯到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的观念差异?莫非不具备“童话的神经”、视漫画仅仅为一份娱乐的成年人就会自然而然的赞同曹志林的做法,就不对此书有“那样多的口诛笔伐”了?如果曹志林的所作所为是代表“成人的思维”的话,那么我会以身为这样的“成人”为耻的!他们连现实中的诚信都丢失了,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他们认为幼稚、叛逆、以虚幻为生活的“未成年”人?后者至少明白做出这种抄袭的事情就应该承担起责任,而自以为活在虚幻之外现实之内的前者往往言传是一套,身教又是另一套,这才是对现实最大的讽刺。

话又说回来,期待嘻嘻 TV 在这件事上狠批曹志林的抄袭行为毕竟是不现实的,新闻媒体还不至于能够让人满意到这种程度。只是,在讨论两类人对同一个事物的态度差异之前,难道不应该先弄清楚一些事情的是非真伪么?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十分困难吧?我不奢望新闻媒体所持立场是完全客观公正的,也不用要求他们来评判到底“是借鉴还是侵权,是模仿还是抄袭”,但至少应该把与事件相关的重要事实说个清楚吧?
对于两部作品立意和情节的比较一笔带过,却花那么多的篇幅来“介绍”剪切后的 cosplay 和一个喜爱动漫却影响学习的小女孩(暂不论这种以偏概全和配合有倾向性解说的报道的客观公正性),也许这可以理解为编导的目的只是要说明两代人的差异,但这个结论最后不还是试图用来回答“年轻人不依不饶的声讨,曹志林八段的委屈和沮丧”引出的问题吗?
结果呢?结果是“曹志林是否抄袭、侵权”这个根本问题被掩盖过去,一个事关侵权的问题就这么变成了如何面对两类人的沟通障碍的话题!不明情况的人们看完片子,有多少人会想到要去关心法律方面的结论呢?
这样的报道让观众以为他们都知情了,其实他们获取的信息和事件来龙去脉的关键点根本就没多大关系,就好像我问你甲和乙为什么打架,你却不停地说甲生性平和为人忠厚一样。轻松的说这是“和稀泥”,严肃的说就是混淆是非!要知道并不是明确无疑的捏造谎言才算是欺骗,让人们不明真相的种种手段可以既隐蔽又“公平”。

里屋应该有人贴出了关于这次节目的帖子,找了一下果然有,不妨看看猫扑里屋里面 SAM66他们的反应吧…

另:《社会记录》的节目还是不错的,只是这次因为对这个事件了解多一点,因此对他们很失望。当然,过去那些我觉得不错的报道可能同样会因为偏离实际让一些当事人十分不满也说不定…(想起了《Intermission》里面的那个记者…)

另2:喜欢日版《棋魂》的人当中,有多少是购买的原本或翻译的正版呢?

相关链接


重要的是表达的可能

因为 MovableType 要收费了,黑龙打算改用 pLog,现在只有不完全汉化版的,也许会一直用英文的。我在感情上觉得 WordPress 好一些,不过黑龙认为 pLog 功能更强大,只要他觉得好用就好…

发现一个不错的地方,Weblog Tools Collection,好东西有不少,虽然我用得到的不多:)

Skeptic 弄了个如何伪造 UFO 图片的专题,是针对墨西哥军方宣布发现 UFO 的消息的(又想起了那个评价:“墨西哥空军发现 UFO 不让人惊讶,墨西哥竟然有空军倒真的让人惊讶…”)。

贝尔实验室造假的科学家舍恩连博士头衔也丢掉了,虽然他的博士论文本身并没有造假。而国内一些造假的人物似乎正风光着呢,而且越要风光就越要舍得发狠造假,好像所谓资本的原始积累可以成为一切一切的理由…

昨天晚上回到家里躺在沙发上竟然就这么睡着了…早上五点多才醒来,连球赛都没有来得及看…最近精神一直不佳。同事准备在周六踢一场足球比赛,但愿到时候不用加班。

据说写 Blog 有两条忌讳,一、不要写自己,二、不要写 Blog 本身。不知道是谁最先说的,好像 Blog on Blog 就犯了第二条?而我所知道的大部分的 Blogger 都犯了第一条:)
其实 Blog 无非就是个表达自我和相互交流的工具,只不过更适合“大众”应用,关键是它使得这种更方便自由的表达与交流成为可能,而不是它的主题、内容是否合乎某种标准。
当然,目前的方便和“自由”还足够的空间让我们去期待…


又一部恶俗的史诗巨片?

据说《特洛伊》就要在国内公映了,不过最近对这种大场面的东西没甚么感觉,看了宣传片后甚至觉得有点做作。可能最近重新看了一遍《古希腊神话》,于是对这类通常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好莱坞大制作没甚兴趣…

另一个原因也许是因为对阿喀琉斯不感冒,一个为了战利品和心胸狭隘的领导吵翻了天而坐看同胞被屠戮的接近 BOSS 级别人物的伟大显然不能够掩盖勇敢的埃阿斯、强大的狄俄墨德斯、忠义的帕特洛克罗斯,还有赫克托尔、门农与埃涅阿斯等人的光芒,但是在时间相对来说很短的电影中,除了几乎是承载整个城邦希望的赫克托尔之外,其他人恐怕注定要在布拉德·彼特来料加工式的的性感和英勇下沦为暗淡无光的临时背景人物…
记得有位法国人形容枯燥的语文课将梅里美的《高龙巴》硬生生的切成四块,那么好莱坞式的史诗片就好像是把大西瓜抽得只剩下绿油油的瓜皮一样…(嗯,也有不错的,比如说《宾虚》和《阿拉伯的劳伦斯》)

听人说《特洛伊》里面还给硬塞进一段阿喀琉斯的未遂爱情故事,阿哈,瓜皮上还不忘插一顶恶俗到底的粉红色小纸伞…

另:看到有人说饰演海伦的人完全不够资格,嗯,目前的女演员中,能够让人觉得值得为之浴血奋战十年的人屈指也不可数啊…
阿喀琉斯早知道注定在特洛伊战死的命运,布拉德·彼特能不能演出这样的悲剧效果我是心存疑虑的,他演不羁浪子比演这种正宗的悲剧人物要得心应手一些吧?(话又说回来,不羁浪子比较容易讨 MM 的欢心)

再罗嗦一句,最近用 Art Rage 涂鸦的人不少啊,我也去 Ambient Design 下了一个试了试,更加想要 WACOM 绘图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