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春

3月11日,西班牙爆炸案

3月20日,伊拉克战争一周年,炸弹爆炸声还是此起彼伏

3月22日,亚辛遭以色列人“暗”杀

……

以色列人说:正义得到了伸张
巴勒斯坦人说:要为亚辛报仇

哈马斯的理念和行为对中东没有任何好处,因为他们也是恐怖活动的制造者,从这一点上说,我不会为亚辛的死感到难过;
而以色列则是用非正义的手段去伸张他们自认为的“正义”,“正义”达到了,但是人人都可以以这种手段来追求“正义”,那么,“正义”又变成了什么呢?聪明的犹太人啊,什么时候才会学会和平之道呢?
亚辛活着,中东和平希望渺茫;亚辛以这种方式死了,中东和平更没有指望…

不知拉宾泉下有知,会是什么感受


浪费时间不如补些知识

“肉唐僧_”在天涯“发”了个帖子--《我是一个新拉马克主义者》。遗憾的是,作者对进化论的理解并不正确,无论是达尔文时期的,魏斯曼时期的、新达尔文主义还是综合进化论,都只能说是仅明白一部分,而其它部分是存在很大误解的。
劝一些人多读些专业书籍,似乎是没有用的,尽管水平还不如中学生物教师,也总以为要他们多看懂些书好像单纯只是为了要他们闭嘴一样,其实,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用来进行无意义的争吵的时间…比如说,在《进化思想史》中,就有能够回答“进化论是否属于科学”这类问题的段落。虽然表述得不怎么清晰,也还是够用了。

道金斯说古尔德和林恩·马古利斯等人的文章误导了很多思考进化论相关问题的人,确实是如此,还很常见…

引用鲍勒的文章:

科学家之所以显得保守,并不是出自短见的教条主义,而是由于他们深知一个新思想要想显得比那些广为接受的理论更有优势的话,首先要克服很多困难和障碍。反对达尔文主义的人一直认为达尔文主义是人们盲目接受的教条,认为顽冥不化的生物学家对这个理论的弱点视而不见。然而,我们已经知道,以前达尔文主义就曾一直受到 严峻的挑战。科学内部和外部出现了大量的替代理论这一现象清楚地表明,并不存在保护现代进化论的学术同盟。
  每一个科学家都知道,现有理论无法解决他们所面临的所有问题,但是很难找到一个不会面对更大困难的替代理论。人们已经提出了大量的非正统思想,这就说明了情况的复杂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