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tball Chairman

从 Championship Manager 时代就很喜欢 Sports Interactive 的 Football Manager(FM,足球经理)系列,移动终端版 FM Handheld 也玩过很久时间,但不满意的地方还是很多。
对照移动设备触屏游戏六戒来看的话,第二点的按钮太小,容易误操作,第三点的必须横屏操作,第三点的信息量太大,不容易重新关注,都是 FMH 有的问题。

另一款颇受欢迎的养成类型足球游戏 New Star Soccer(NSS,新星足球) 专注于球员个人的成长和人际交往,多了一点人情味,还有手动控制传球、射门、带球过人的动作成分,操作起来倒是有爽感,可在移动场景下,又有第四点需要实时关注的问题,而且移动中手动控制的误操作率会大幅上升,容易积累挫败感。
另外,由于装备、消费品的内购机制,昂贵的球鞋、营养剂等物品对技术、体力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在我看来比较奇葩的时髦值设定,有种让玩家操心赚钱、炫富、把妹/吊龟多过安心踢球的感觉,总之玩久了总觉得不太对味。

有没有类似于 FMH 这样的游戏,但简化不必要的信息和指令,节奏像 NSS 一样快,又适合移动端操作呢?
比如说只关注球员转会和俱乐部人事,具体事务交给 AI 完成。

然后就发现了 Football Chairman(足球主席)这款游戏。

Football Chairman

在这款游戏中,玩家扮演的是足球俱乐部主席角色,负责的工作主要包括:
聘请教练班子(包括主教练/经理、助教、球探等)
投资建设俱乐部基础设施(比如看台、青训营、训练设施、附加商品等)
参与球员管理和转会(设置转会预算、赢球奖励、拍板转会请求、设置转会费和工资等)

然后就可以坐下来看主教练指挥的战绩如何了。

俱乐部的各项赛事成绩、人事管理决策、球票等球迷利益相关因素等,都会影响球迷对主席和经理的满意度,同时还要保证俱乐部盈利。

Football Chairman Summary

而排兵布阵、战术变化这些,作为主席不会直接干预,只能在聘请主教练时根据教练风格做选择。

球员转会,主席也不能越俎代庖、事必躬亲,通常由主教练提出转会申请,主席决定是否砸钱。
青训球员提拔、签订职业合同也由主席拍板。
转会、租借或续约合同尽量简化,转会费、工资、合同截止日期就是全部,不用考虑非常复杂的规则,比如共有协议、分期付款这些。
当然会损失一些真实感,转会狂人想必也少了许多乐趣,但相应也让玩家少死很多脑细胞,总的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球员信息不像 FM 系列那样面面俱到,不需要通过许多数值判断球员水平,只能看到总体评分、个性、心情、风格等外在特质,和出场数、进球数、身价、工资等统计数据。
不过历史数据分析狂人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像我这样打开 FM 光球员历史都可以看很久的难免失望。
好在俱乐部还比较多,覆盖英格兰七级联赛,有钱的话可以换个俱乐部当主席。

比赛画面就是非常简单的文字说明,仿佛回到了 CM 的时代,而解说内容比 CM 还少得多,影响体验乐趣。
不过本来临场指挥是主教练的工作,主席不用瞎操心,这种简化也就合理了。
在火车上半天时间我就玩了两个赛季,要是换做 FM 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而成就系统比较丰富,除了俱乐部本身的建设、升级和赛事锦标,还有球迷满意度、俱乐部声望、资金盈利、球员和教练养成(可以出钱让教练深造),以及内置的任务目标、成就。

对比移动设备触屏游戏六戒中的几个基本指标来看的话,Football Chairman 没有明显触犯任何一条(进入游戏都比龟速的 FM 快了不知道多少,这也相当影响体验)。
如果要说有什么期待改进的,就是适当增加一点复杂度和可发展内容,让玩法更加多样。

游戏分免费版、基础付费版和增强付费版,区别主要在于界面、画面和内容丰富程度。
Apple Appstore、Google Play 和 Amazon Kindle Appstore 都有下载。


评《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

国务院办公厅在2015年4月24日发布《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
抛开空虚的套话不说,政府向中医服务倾斜的政策十分明显。

  • 首先基本原则中的两句话看似“两只手”都不放松:
  1. 强化政府在制度建设、政策引导及行业监管等方面的职责。
  2. 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其实除了制度建设之外——暂且假设制度变革都有利于市场体制发展——其他作为都会大大影响市场的运作。
这种“两只手”都硬的思路,是希望由政府指导政策大方向,再指望市场沿着政府指导的方向优化。
也就是中央集中制定生产计划,然后希望靠基层生产者发挥主观能动性“放卫星”。
这种自以为结合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优点的思路现在还大行其道,足可说明对“什么是市场经济”的主流水平是什么样。

  • 再来看看遍布重点任务部分的各种运动式动词:

(大力/积极/加快)发展、提升、拓展、鼓励、支持、促进、培育、推动、实施、吸引、引导、保障……

作为交税的公民,看到这些动词,应该想到的是,这只是扯淡的空话,还是要花钱的实事?
如果是空话,请一边喝西北风去。
如果是实事,所有这些动作,都必然有实施成本。
那么,预算投入有多少?具体到每一个地方的每一分钱该如何花?谁授权同意的?经过了什么授权流程?

是,我知道在我国现在问这些问题可能显得意义不大(可喜的是有越来越有意义的趋势)。
但那些觉得“政府毕竟做对了事,其他方面就不要计较了”的公民,至少应该了解,有哪些未经授权即使用税金扶植特权的动作。
当未来无法忍受利益受侵害时,至少能够知道缺口源于哪里(以及自己也有份参与或默许),而不是脑中一团乱账,为加重税负负担、扭曲市场和进一步倾斜特权摇旗呐喊。

  • 然后看看“完善政策”部分的关键点:

放宽市场准入。
虽然被当作“中医黑”,但我完全支持放开中医(以及所有其他医疗服务类型)的市场准入限制,由市场优胜劣汰。
至于有的人担忧虚假宣传、诈骗、医疗事故纠纷等等,自然有相应的法律可以应用,不是设置准入限制的理由。

加强用地保障。其中最醒目的是“扩大中医药健康服务用地供给,优先保障非营利性中医药健康服务机构用地。”
加大投融资引导力度。比如“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中医药健康服务企业上市融资和发行债券。”“加大对中医药服务贸易的外汇管理支持力度,促进海关通关便利化。”和“鼓励各类创业投资机构和融资担保机构对中医药健康服务领域创新型新业态、小微企业开展业务。”
完善财税价格政策。重点是“符合条件、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非公立中医医疗机构承担公共卫生服务任务,可以按规定获得财政补助,其专科建设、设备购置、人员培训可由同级政府给予支持。”和“对参加相关职业培训和职业技能鉴定的人员,符合条件的按规定给予补贴。”
说白了就是,不改变已有的不合理市场管制,而只为中医业务开口子,给予倾斜优待政策,甚至直接提供财政补贴补助。
这不就是特权吗?

之后还有补刀:加强舆论引导,营造全社会尊重和保护中医药传统知识、重视和促进健康的社会风气。
呵呵,祭起“传统”大旗,背靠“社会风气”,等于树立道德特权地位,接下来的“舆论引导”是什么概念,你懂的。

  • 最后还发现特别的一点:中医服务相关保险业务

文中重点任务的“大力发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部分,明确提出:
鼓励保险公司开发中医药养生保健、治未病保险以及各类医疗保险、疾病保险、护理保险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商业健康保险产品。

我有个疑问,不少中医支持者喜欢说“中医疗效不能使用统计学标准(如之一之二之三之四等等,在《什麼是中醫,這才是西醫》中也有专门提到此类辩护)”。
那需要应用大数统计的保险产品,怎么获取统计数据和建立精算模型呢?

不知道是不是在“中医不需要统计学”、“需要有适合中医的统计学”之外,还能再接再厉提出“需要有适合中医的保险服务”?


以市场为名的行政干预

在4月14日的2015年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说“流量费太高了”,并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以及立刻要求有关部门负责人“加快协调工作”。
顺便提了个定性结论: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是重要的公共服务,应当加大建设力度。

一个月后的5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再提流量费太高的话题,会议相关结论包括:


鼓励电信企业尽快发布提速降费方案计划,实施宽带免费提速,使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40%以上,降低资费水平,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

然后呢,是“工信部召集三大运营商召开内部会议,要求运营商提交降费提速方案”,“在政府部门不断敦促之下,三大运营商或将有不小的降价举动。”。
以及工信部公布提速降费总目标

业内专家纷纷点赞并总结为“从国际行业发展来看,降资费提网速是必然趋势,以往电信企业垄断大佬的优越感正在被社会经济发展的大潮所倒逼

现在看一下过程:
(1)消费者抱怨流量费用高
(2)总理发话
(3)工信部要求运营商降费提速
(4)运营商立即提出降费提速方案

这究竟是市场倒逼,还是行政管理部门强逼?

总理称


降低网费和流量费,这不是政府的决定,而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
企业降费后,事实上会推动流量消费的增加,实现薄利多销,最终也会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益。

如果真的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还会需要政府来提出吗?
运营商之后推出的诚意不足的降费方案,是否多少能说明点问题?
(于是毫不意外地,有人会觉得善良的青天大老爷被无耻的既得利益者蒙骗了,呼吁加强政府监管,乃至严刑峻法)

而是否会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益,难道不应该是企业自己来核算吗?
还是说,结合最近鼓励创业、热炒“互联网+”概念来看,政府是以民意为理由,以刺激经济为目的(看上去有利于互联网企业降低成本,通讯基础设施企业也能获得更多合同),向通信运营商转移成本?
那么,究竟是电信运营商以企业的身份在市场竞争,还是政府作为整个社会这个大企业的管理者,为了社会的整体利益,有权向电信服务部门倾斜成本?
如果是后者,那这到底是市场经济,还是伪装成市场的公有制计划经济指令?

如果企业不是被市场经营情况所迫而真心降价,是该认为市场失灵,该轮到行政权力干预,还是应该在“运营商抱怨市场化了有恶性竞争”和“消费者认为运营商市场垄断地位靠市场无法解决”的矛盾之外,承认所谓的电信行业市场化,根本就没走出多远呢?

如果将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定位为纯粹的公共服务,那还不如重新合并所有国营电信服务运营商为一家(就像铁塔公司一样),所有盈利全部反哺后续基础服务建设并走民主程序接受经营状况审核(过去电信一家独大时这些都是扯淡),短期内效率可能反而比现在有政府兜底的特权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重复建设还高一些;如果分为公共服务代理招标方和市场竞争下的民营服务提供商就更好了;
如果要真正的市场化,那就不要强制企业承担企业经营目的之外的责任,增加其最终要向消费者转移的经营成本,不要保障其代表国家信息安全且不允许破产的优先和特权地位,不要设立任何市场进入门槛(正在做的引入民营资本,能够做到取消国资的特权?呵呵),更不要试图阻止让传统电信运营商成为夕阳企业的新兴趋势。

有的人以为,赤裸裸的倾斜支持公有制企业侵犯民营企业利益是“国进民退”,简单的反过来用行政手段指挥国企电信运营商的割肉经营就是“国退民进”。
如果真以为这有利于市场,那么以民意为名,下一次行政干预之手伸向的可能就会是真正市场化的领域(不用下一次了,专车领域就是典型)。
或者,当某个电信运营商真的在市场竞争中濒临破产时,恐怕又是同一批人作为民意代表,呼吁政府介入,通过国家财政补贴挽救运营商,不允许其清盘退市,美其名曰“阻止国有资产流失”、“保障国家通信安全”、“保护国民支柱产业”等等……至于财政缺口的钱从哪里来,以后是不是又要呼吁为了国计民生而涨价,恐怕不会考虑那么多了。
又或者,最终把政府、运营商、消费者三方都不满意的现状归咎于市场,在用各种折腾手段干预市场或者市场化过程之后,感叹“市场果然不是万能的”,还是国家全都管起来最好。


互联网才刚刚开始

看到有朋友转载评论尸的《互联网死了23%,这只是开始》,觉得未免太悲观,结论耸人听闻,有点哗众取宠的感觉。

其论点无论是集中封闭的信息孤岛反互联网,迅雷榨干 P2P 资源、破坏内容分享体系导致有价值内容的消失,移动互联网瓦解有价值的信息生产能力,还是互联网加速遗忘的速度,我都不赞同。

资产阶级兴起冲击特权贵族社会地位,彻底改变社会关系和大众生活方式的时候,也被后者认为品位恶俗鄙陋,道德堕落不堪。
单从最顶尖的文化艺术水平来看,一开始的品位鄙视不无道理。 哲学、科学、艺术都是有闲者的玩物,商人一开始只想拿来充数好混入上流社会,小资至今都还向往高大上的贵族式生活。
但那是把集中优秀资源到金字塔顶的产物和全社会合作分工的产物作比较。在精英和特权阶级看不到的地方,价值和品位的提升其实远甚以往。

让信息流动起来,信息就会借助市场的力量自动优化配置。久而久之,如同今天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实际远超过去的国王一样,普通人从互联网信息中获得的价值也会超过今天最离不开互联网的人。

互联网对人类生活的影响还才刚刚开始,有的人不能适应剧烈转变的生活习惯,所以容易哀叹旧事物的衰败和死亡,有的人则是不习惯社会等级、阶层的模糊和重新分化,所以要贬低互联网真正的价值。

今天当被做垃圾的大部分信息,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其实也是垃圾,只是因为封闭,大多数人接触不到感觉不到而已,也间接提升了其稀缺性,所以才显得有价值。
但当信息流动起来,原来稀缺的东西供应丰富了,一些基础的需求满足了,更多更本质的需求才会获得更多重视,新的需求也会源源不断地产生。点对点沟通不再有阻力了,更大群体的沟通协作才有进化发展的可能。
今天觉得互联网上的信息垃圾多,是不完全体的互联网还没有激发出足够的需求,相对无限可能,消费能力仍然不足。
这不是互联网将死的前兆,恰恰说明还有广阔得多的需求空间等待开发。

迅雷是在服务端集中了资源,但大部分的资源都是盗版,丢失云端海量文件的用户真的认为这些内容很重要吗?
我不觉得,否则为什么用户只给迅雷付费,不为内容付费呢?
而且已经在无数个本地保留的文件随时可以凭借传统的 P2P 网络复活。
更不用说,没有作为流通渠道的 P2P 网络,与内容生产者何干?丝毫不影响重新创造更优质的内容。
至于害怕政府审查的内容,有心防范的用户本就不会信任迅雷这种服务。

比 WordPress.com 更集中、封闭的是 Facebook 和微信,正在全盛期的社交服务大有把整个互联网熟人关系纳入信息孤岛的趋势,有人甚至担心整个互联网被这些社交服务垄断。
但我一点也不担心这会成真,因为互联网存在就说明信息的自由流动和开放的需求存在。

如果信息在孤岛内部流传就满足了用户的需求,那这样的信息就让它在孤岛上留着吧,它的使命已经完成,它的流通只需要孤岛这个封闭渠道就够了。
但我很有信心人类的互联需求远不止于此,而只要需求存在,流出孤岛或连结节点的市场就存在。

再者,集中的信息孤岛和信息沉没不同,不能混为一谈。
信息孤岛沉没的原因通常是成本过高需要转型(迅雷)或商业模式失败(BSP),而像微信这样的,未来还有无限的扩展和盈利机会。
所以即使是信息孤岛,只要需求旺盛多样,转化为开放社区不无可能,即使维持封闭,也断无带着宝贵信息沉没的道理,在那之前,珍视信息的敏感的用户就会像老鼠一样跳船逃生。
也就是说,只要信息服务的交换价值大到足以维持运营,就永远不用担心信息丢失,当服务的价值下降时,说明承载其上的信息的价值也早已萎缩了。

至于说巨大的信息孤岛沉没会造成人类文明产生断层,就更加不可能。
人类文明的精华从来不依赖于写在固定介质上的死的信息,就像科幻小说中在石头上刻字妄想延续死掉的文明,毫无意义。
庞贝被火山毁灭,亚历山大图书馆被人类毁灭,人类文明照样不断发展,到如今羊皮纸卷上的文字仅有考古的意义。
互联网不过是信息交流和存储的工具之一,已经流到人类脑海中的信息和人类本身的行为才代表了文明。


从漳州古雷事故再看 PX 项目争议

厦门民众散步反对 PX 项目落地到现在也将近八年了,PX 项目最终落户漳州古雷,当年的争论似乎早已过去。
但是最近漳州古雷 PX 工厂的爆炸事故说明,无论再怎么科普 PX 本身毒性低,也无法抵消项目建设和运行中出现安全事故的影响。
因为 PX 项目远不只是科学问题。

当初 PX 项目在厦门落地的争论无非如下几点:

1、PX 是否低毒
没有什么好争论的。

2、PX 生产过程的中间产物是否安全,PX 工厂其他方面是否会有影响周边生活环境的问题?
只要生产工艺和生产安全有保证,问题也不大。
但生产安全是否有保证?这就不是书面理论能够回答的。
对生产工艺流程认识程度、工厂运营实际情况、信任程度和利益影响不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
支持派未必更了解实际运营状况,更不可能代替当地居民申明利益和投下信任票。

3、PX 项目本身是否划算
财新的报道中,吴强说:
中国这些项目建设和公众没有直接利益交换。公众承担了巨大风险,却没有从税收或福利中获得对应好处。“没有利益分享,民众为何要承担风险?”

民众没有为自己利益发声的机会,支持派觉得无关紧要,却正是 PX 项目争议最根本的原因。

支持派认为可以拉动地区经济,增加就业,提高下游工业产品产能从而降低降低一些消费品价格,代价则是事故和污染带来的安全风险以及环境经济损失。
看上去好处多多而损失在可估算和可控范围之内,所以支持派算了一笔帐之后就觉得此事可行,反对者都是傻逼科盲,被耸人听闻的谣言洗了脑。

但最大的问题在于,所有这些利益得失都事关当地居民,他们才是利益的评估者,在他们看来风险不是理论上那么低。
站在当地居民的角度,更看重事故危险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不管概率多小,一旦出事就无法避免影响,更何况还有无法完全信任的事后赔偿处理机制。
这些都是支持派不想、不愿和不能充分理解的——哪怕是热衷慈善的人,也未必能完全理解受助对象的感受,不用说利益立场都有分歧的人之间了。
因此,可能从中受益或利益无关的支持派代利益直接相关者算账,这账面上的数字本身就是瞎说,账算得再精明,在当事人看来也是混账。

所以搞科普就专心做好科普,在科学理论之外的事情,充分尊重利益方的诉求,不要沾染上当代表的坏毛病,优越感爆棚,真当自己是在下一盘大棋了。


« Older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